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普奥尾声

【他们彼此相爱的同时,又都竭尽所能的把对方从自己身边推开。她们的结局,是要为自己犯下的罪付出代价。】

在东西德分裂时,小少爷灵活的运用在自己的外交手段,和间谍网,游走在冷战组之间,为自己换取了独立和经济发展。更进一步的想救出伊沙和普爷,在经过不懈的努力后,终于到了90年,运用了普爷的原生,条顿骑士团,救下了普爷的命。但也限制了普爷不能离开德国和奥地利。在胜利的前夕,因为意呆的失误,小少爷得知了在战败前,就是普爷阻挡了自己的刺杀计划(事后证明那是露西亚故意的)小少爷表面上和大家谈笑风生,没有责怪意呆的意思,但大家也都等着看好戏了。

不出所料在普爷回来的第一晚,俩人就大吵了一架,其激烈程度也超过了以往,小少爷发誓,自己一辈子不会在和普爷说一句话,便要去眉毛家,在得知眉毛家去不成,那就去阿尔家,就算去露西亚家,反正是不想和普爷呼吸同一个空气了,一去就是二十几年,除了新春音乐会,基本不再回奥地利。也遵守了自己的誓言,没在和普爷说一句话,甚至在慕尼黑奥运会上,大家走送上慰问时,自己和路德维希说话,而也只让维也纳代为表示,这也让很多德意志有所怨言,但小少爷依然我行我素。伊沙表示不能理解,小少爷只有告诉他,一是他确实无法和普爷相互,二是与普爷关系越疏远,也是连法英乐于看到的。

在和普爷断绝关系后的贵族和巴伐走到很近,正好也和德奥不合的露熊,为了报复,把新年会上的原定的战争与和平换成了安娜卡列妮娜,算是直接婊普爷和贵族



难得的小甜饼

普爷求婚词:你愿意给路德当嫂子吗

他们的小客厅放在一副菲特烈大帝的骑马像,基尔伯特本来想把他最敬爱的亲父放在他们的卧室,但维蕾娜表示如果他敢这样绝对别想碰她的一根手指,基尔伯特后面还是放弃转而把画像放在了小客厅。维蕾娜此后就在也没去过小客厅,那里自然成了基尔伯特的私人空间。作为交换同意维蕾娜把特蕾莎的画像放在了餐厅,自从基尔伯特吃饭都不怎么有胃口。


--------------------------珍珠港---------------------------------------

所有人都没想到桀骜不驯的普爷在结婚后变成一个好男人了

在得知日本偷袭了珍珠港后维蕾娜直接晕倒,然后连夜赶往了基尔的战斗部队,哭着求基尔去讲和。

基尔表示如果现在讲和就是在从倒一战覆辙,我们的下场只比一战的后果好。

维蕾娜但如果我们继续下去只有得到比一战还悲惨的后果。基尔,你到过这么多年仗,现在的局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基尔认为就算他们愿意放过我们俩,那也不会放过路德!我不能看着德意志灭亡!那是我们俩的百年来的夙愿啊!

维蕾娜我不在乎!基尔,只要你还在,我还在,还有利奥他们在,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在有一个新的德意志

基尔冷笑,就像神罗

听到神罗维蕾娜也不哭了,两人又因为陈年旧事开始吵架,几乎整栋司令部都听到他俩的争吵。最后路德推门而去,只看到背对这在喝酒的基尔和跪坐在地上沉默不语的维蕾娜。

基尔让路德送维蕾娜回房,她太累需要休息。自己还有文件需要处理。

第二天路德收到来自上司的命令,送维蕾娜回到柏林,并解除维蕾娜一切职务由自己接受。

为维蕾娜和基尔告别时两人经过一夜都冷静下来,维蕾娜看着亲吻自己手心的基尔,告诉她自己已经失去神罗,不想再失去你了。基尔向她保证,自己好不容易才娶到你,才不回放手让你再嫁给别人了。

---------------------------------------------------------------------


”在死后,我只会更加爱你。“  ——【英】 伊丽莎白•勃郎宁

维蕾娜为了换取奥地利独立的,在放在莫扎特的Introitus进堂咏,开枪自杀,彻底终究了一个奥地利的过去。对于她而言,这个日子是来到太晚了。早在哈布斯堡覆灭的那一天,她就本应该逝去,她已经活得太久,失去了太多。这个世界得她来说已经太痛苦,她的天真和幼稚,只会给她和她的家人带来更多更大的灾难。她已经老了,而不懂也不想在去改变自己。她已经不适合这个世界,她的家人,现在已经不需要她,而需要的一个新的奥地利。所以,虽然还有所留恋,但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维蕾娜在1955年的选择和她长久以来的忧郁症也有关)

也正因为如此,基尔伯特在92年,没有依照路德的请求,也选择了自裁,就像维蕾娜说的,总要有人背负起那份他们所犯下的罪恶。而他也不想维蕾娜一人太寂寞。

留下的人,洪姐因为普奥的死,一直对路德有心结。路德的日子也不好过,他还有照顾哥哥所留下的家人,还得应付自己家人的抱怨。利奥伯德因为维蕾娜的死更是处处爱找他麻烦。




美到极致的事物本身就孕育这死亡的种子【法】兰波《彩图集》注 

唯有死亡能让他们的爱情永恒

维蕾娜应该是在曾经欧洲的国家意识里画像最多的人。她从成年后一直都是各个时代画家的宠儿,就是到了神罗去世后已不负昔日的辉煌,但她的忧愁依然是画家们所青睐的。她拥有的画像得有上百幅,大部分保存在所管辖的东欧各国中。随着WW2后,这些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被蒙上了本不该有的黑暗寓意,所以大部分被损毁。

而维蕾娜是从照相机诞生以来都拒绝照相的,用她的话来说,她可不想让自己的美貌给放在那种毫无生命力艺术性的破纸片。所以,留存在世上的就只有三幅画像和一座雕像,是唯一可以在见到维蕾娜当年的稀世容颜。

一副是在神罗死后,维蕾娜在意大利养病,由意大利画家所画,尽显病中的忧郁和柔弱之美。

白色蓬松的长裙衬托这牛奶一样的肌肤,长发盘在脑后呈现的端正柔和的气质,眼神看向远方,充满这不可琢磨的忧郁,但高挺的鼻梁让人不觉得是软弱,这幅画像当时意大利说是损毁了,50年后才出来说当年毁掉的是赝品,但没人能鉴定真伪。

第二张是她穿着匈牙利的民族服饰,是当年和匈牙利结婚时。安德拉希送来一表诚意,这幅画像在W2的时候被苏联和其他的艺术品一起带会到莫斯科,现存于俄罗斯博物馆。

画的背后是维蕾娜亲笔用匈牙利文写的《你爱的是春天》的最后一段

我假如退后一步,

你又跳一步向前,

那,我们就一同住在

美丽的、热烈的夏天。

看上去是表示在和匈牙利共进,但隐喻表示了她和洪哥是完全不同,反应出对这段婚姻本来就不抱信心

第三幅最为华美,穿是白纱长裙,裙子上缀满了璀璨夺目的奥地利水晶,纤细雪白的脖子上带的是一条利奥伯德所送的切割成了天鹅形态的项链,戴着一顶以矢车菊造型的蓝宝石王冠,是基尔伯特送给娇妻的新婚礼物,上面的蓝宝石产于斯里兰卡,重达300克,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天然蓝宝石,和第二多的钻石的王冠。可以说光这一项,价值就超过了维蕾娜以往所有结婚戒指的总和。

那场婚礼也是当时的德国元首,为了庆祝大德意志的一统,印证第三帝国的光荣所促成,所以处处彰显其奢华,画像就是请当时法国最著名的画家花天价所做。再加上此后维蕾娜在也没留下任何的画像影像,可以无价之宝来形容。这幅画现存于大英博物馆。

而唯一的半身石像是在巴伐利亚,作为利奥伯德的私人藏品不予展出。




我以一个奥地利作者的身份去讲诉,无意间采访了路德,看到了普爷私人收藏的画像。说道了俩人的故事。

瓦格看到画像,不由得感叹到,她真的太美了,是您的妻子吗

路德:不,她说嫂子

瓦格:哦,抱歉

路德:没什么,见到她的人都会这么说

瓦格:她现在不在德国?

路德:自从我哥哥去世后,她生前再为踏入德国一步。我想她是在恨我吧,毕竟哥哥,可以说是为我而死。他俩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