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树洞为什么我就这么沉迷性转无法自拔啊!

就是想清一下存脑洞的软件好删除,一整理才发现无论在哪个圈写不出文就算了!性转的概率占了百分之八十!我的脑子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真的不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吗!!!

普奥尾声

【他们彼此相爱的同时,又都竭尽所能的把对方从自己身边推开。她们的结局,是要为自己犯下的罪付出代价。】

在东西德分裂时,小少爷灵活的运用在自己的外交手段,和间谍网,游走在冷战组之间,为自己换取了独立和经济发展。更进一步的想救出伊沙和普爷,在经过不懈的努力后,终于到了90年,运用了普爷的原生,条顿骑士团,救下了普爷的命。但也限制了普爷不能离开德国和奥地利。在胜利的前夕,因为意呆的失误,小少爷得知了在战败前,就是普爷阻挡了自己的刺杀计划(事后证明那是露西亚故意的)小少爷表面上和大家谈笑风生,没有责怪意呆的意思,但大家也都等着看好戏了。

不出所料在普爷回来的第一晚,俩人就大吵了一架,其激烈程度也超过了以往,小少爷发誓,自己一辈子不会在和普爷说一句话,便要去眉毛家,在得知眉毛家去不成,那就去阿尔家,就算去露西亚家,反正是不想和普爷呼吸同一个空气了,一去就是二十几年,除了新春音乐会,基本不再回奥地利。也遵守了自己的誓言,没在和普爷说一句话,甚至在慕尼黑奥运会上,大家走送上慰问时,自己和路德维希说话,而也只让维也纳代为表示,这也让很多德意志有所怨言,但小少爷依然我行我素。伊沙表示不能理解,小少爷只有告诉他,一是他确实无法和普爷相互,二是与普爷关系越疏远,也是连法英乐于看到的。

在和普爷断绝关系后的贵族和巴伐走到很近,正好也和德奥不合的露熊,为了报复,把新年会上的原定的战争与和平换成了安娜卡列妮娜,算是直接婊普爷和贵族



难得的小甜饼

普爷求婚词:你愿意给路德当嫂子吗

他们的小客厅放在一副菲特烈大帝的骑马像,基尔伯特本来想把他最敬爱的亲父放在他们的卧室,但维蕾娜表示如果他敢这样绝对别想碰她的一根手指,基尔伯特后面还是放弃转而把画像放在了小客厅。维蕾娜此后就在也没去过小客厅,那里自然成了基尔伯特的私人空间。作为交换同意维蕾娜把特蕾莎的画像放在了餐厅,自从基尔伯特吃饭都不怎么有胃口。


--------------------------珍珠港---------------------------------------

所有人都没想到桀骜不驯的普爷在结婚后变成一个好男人了

在得知日本偷袭了珍珠港后维蕾娜直接晕倒,然后连夜赶往了基尔的战斗部队,哭着求基尔去讲和。

基尔表示如果现在讲和就是在从倒一战覆辙,我们的下场只比一战的后果好。

维蕾娜但如果我们继续下去只有得到比一战还悲惨的后果。基尔,你到过这么多年仗,现在的局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基尔认为就算他们愿意放过我们俩,那也不会放过路德!我不能看着德意志灭亡!那是我们俩的百年来的夙愿啊!

维蕾娜我不在乎!基尔,只要你还在,我还在,还有利奥他们在,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在有一个新的德意志

基尔冷笑,就像神罗

听到神罗维蕾娜也不哭了,两人又因为陈年旧事开始吵架,几乎整栋司令部都听到他俩的争吵。最后路德推门而去,只看到背对这在喝酒的基尔和跪坐在地上沉默不语的维蕾娜。

基尔让路德送维蕾娜回房,她太累需要休息。自己还有文件需要处理。

第二天路德收到来自上司的命令,送维蕾娜回到柏林,并解除维蕾娜一切职务由自己接受。

为维蕾娜和基尔告别时两人经过一夜都冷静下来,维蕾娜看着亲吻自己手心的基尔,告诉她自己已经失去神罗,不想再失去你了。基尔向她保证,自己好不容易才娶到你,才不回放手让你再嫁给别人了。

---------------------------------------------------------------------


”在死后,我只会更加爱你。“  ——【英】 伊丽莎白•勃郎宁

维蕾娜为了换取奥地利独立的,在放在莫扎特的Introitus进堂咏,开枪自杀,彻底终究了一个奥地利的过去。对于她而言,这个日子是来到太晚了。早在哈布斯堡覆灭的那一天,她就本应该逝去,她已经活得太久,失去了太多。这个世界得她来说已经太痛苦,她的天真和幼稚,只会给她和她的家人带来更多更大的灾难。她已经老了,而不懂也不想在去改变自己。她已经不适合这个世界,她的家人,现在已经不需要她,而需要的一个新的奥地利。所以,虽然还有所留恋,但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维蕾娜在1955年的选择和她长久以来的忧郁症也有关)

也正因为如此,基尔伯特在92年,没有依照路德的请求,也选择了自裁,就像维蕾娜说的,总要有人背负起那份他们所犯下的罪恶。而他也不想维蕾娜一人太寂寞。

留下的人,洪姐因为普奥的死,一直对路德有心结。路德的日子也不好过,他还有照顾哥哥所留下的家人,还得应付自己家人的抱怨。利奥伯德因为维蕾娜的死更是处处爱找他麻烦。




美到极致的事物本身就孕育这死亡的种子【法】兰波《彩图集》注 

唯有死亡能让他们的爱情永恒

维蕾娜应该是在曾经欧洲的国家意识里画像最多的人。她从成年后一直都是各个时代画家的宠儿,就是到了神罗去世后已不负昔日的辉煌,但她的忧愁依然是画家们所青睐的。她拥有的画像得有上百幅,大部分保存在所管辖的东欧各国中。随着WW2后,这些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被蒙上了本不该有的黑暗寓意,所以大部分被损毁。

而维蕾娜是从照相机诞生以来都拒绝照相的,用她的话来说,她可不想让自己的美貌给放在那种毫无生命力艺术性的破纸片。所以,留存在世上的就只有三幅画像和一座雕像,是唯一可以在见到维蕾娜当年的稀世容颜。

一副是在神罗死后,维蕾娜在意大利养病,由意大利画家所画,尽显病中的忧郁和柔弱之美。

白色蓬松的长裙衬托这牛奶一样的肌肤,长发盘在脑后呈现的端正柔和的气质,眼神看向远方,充满这不可琢磨的忧郁,但高挺的鼻梁让人不觉得是软弱,这幅画像当时意大利说是损毁了,50年后才出来说当年毁掉的是赝品,但没人能鉴定真伪。

第二张是她穿着匈牙利的民族服饰,是当年和匈牙利结婚时。安德拉希送来一表诚意,这幅画像在W2的时候被苏联和其他的艺术品一起带会到莫斯科,现存于俄罗斯博物馆。

画的背后是维蕾娜亲笔用匈牙利文写的《你爱的是春天》的最后一段

我假如退后一步,

你又跳一步向前,

那,我们就一同住在

美丽的、热烈的夏天。

看上去是表示在和匈牙利共进,但隐喻表示了她和洪哥是完全不同,反应出对这段婚姻本来就不抱信心

第三幅最为华美,穿是白纱长裙,裙子上缀满了璀璨夺目的奥地利水晶,纤细雪白的脖子上带的是一条利奥伯德所送的切割成了天鹅形态的项链,戴着一顶以矢车菊造型的蓝宝石王冠,是基尔伯特送给娇妻的新婚礼物,上面的蓝宝石产于斯里兰卡,重达300克,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天然蓝宝石,和第二多的钻石的王冠。可以说光这一项,价值就超过了维蕾娜以往所有结婚戒指的总和。

那场婚礼也是当时的德国元首,为了庆祝大德意志的一统,印证第三帝国的光荣所促成,所以处处彰显其奢华,画像就是请当时法国最著名的画家花天价所做。再加上此后维蕾娜在也没留下任何的画像影像,可以无价之宝来形容。这幅画现存于大英博物馆。

而唯一的半身石像是在巴伐利亚,作为利奥伯德的私人藏品不予展出。




我以一个奥地利作者的身份去讲诉,无意间采访了路德,看到了普爷私人收藏的画像。说道了俩人的故事。

瓦格看到画像,不由得感叹到,她真的太美了,是您的妻子吗

路德:不,她说嫂子

瓦格:哦,抱歉

路德:没什么,见到她的人都会这么说

瓦格:她现在不在德国?

路德:自从我哥哥去世后,她生前再为踏入德国一步。我想她是在恨我吧,毕竟哥哥,可以说是为我而死。他俩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对巴伐利亚的古早设定

斐迪南是德意志地区,最有钱的一个,和罗德一样,不善于战争,醉心于艺术,经常和罗德一起和瓦格纳交往,很讨厌喜欢军事扩张的普爷。在后面的普奥战争,普爷半诱半逼斐迪南站在普鲁士这边,斐迪南表示会考虑到,普爷觉得胜卷在握了。准备离开时,在庄园里发现801姐。看到801姐,普爷就知道小少爷一定在这,在阿斐确没有任何表示。801姐表示现在胜负已定了。普爷在经过小抑郁后,还是自信的表示自己一定会赢

在楼上的房间里看到普爷的离开,小少爷对这站在自己身后小提琴的斐迪南,幽幽道你是在不该卷起这次战争。斐迪南过来吻着少爷的指尖,表示自己有义务帮助小少爷。

当然结局是小少爷的失败。

在到普法战争,斐迪南在犹豫不决时,一方面他本来就很喜欢法叔讨厌普爷,一方面又迫于普爷的实力,小少爷前来劝道:毕竟普爷是在建立德意志区。于情于理,都没有帮法叔的必要。虽然后面的结果糟糕,但如果背叛德意志那只会更糟糕。

在普法战争胜利后,斐迪南成为了普爷的属国,和他的上司一起,越来越沉迷在自己的建筑里。以法叔当偶像在基姆湖小岛还修建了仿凡尔赛宫的海伦基姆湖宫。在新年的时候召开宴会,请德意志的属国来聚会。在晚饭时,偷偷把小少爷约出来,带小少爷去了宫殿里只有自己和上司会呆的房间,装饰这精美花朵,果实,天使的迈森瓷枝吊灯,几乎可以看到灯上花朵的白露,在灯下的许愿桌上和小少爷共进晚餐,小少爷一边惊叹于阿斐美轮美奂的建筑,一边又感到忧虑。

在晚上回到自己休息的房间,普爷在一边看书一边等他,小少爷告诉普爷自己看到的一切,普爷大为不满,自己就住在无忧宫了,发给他钱他就用来干这个,小少爷说从一个自主国变成普爷的附属国,就别太为难他了。普爷一听就醋意满满,小少爷也懒得理他。却又不由得的想,自己或者普爷变成那种情况,会怎么样,普爷表示自己会和德意志永存,而小少爷,很希望成为自己的一部分,然后把手伸到了小少爷的衣服。

阿斐的上司被杀。

又到了15年,斐迪南已经成为路德维希的省份了,普爷和小少爷为元首的事已经70年基本都没说话,但还是更和小少爷的亲近,积极帮小少爷收拾难民给路德维希家。

值得注意的,斐迪南是小少爷交往这么久,唯一没上过床的,好吧瓦修应该不算

------------------------------------------------------------------

【后面就变成父女了2333333】

利奥波德对维蕾娜的重要超过自己的想象,在和洪姐结婚后她知道伊莎很爱她,她也愿意用同样的热忱去回报她。但那个奔腾在山地的女子确很难了解到她内心的苦闷,吉尔伯特那个笨蛋就更不用说了,只有利奥波德,这个抚养她长大男人,她可以向他倾诉自己的一切痛苦忧虑,每当自己烦恼忧愁的时候,就和他去树林,感受他们在古老的大自然面前的渺小时,那些烦恼仿佛也都无足轻重了。至今日,他俩依然保持这通信这种古老的手段,她的落款称利奥奥德,我最重要的朋友。

利奥伯德:金发红眼,是维蕾娜的抚养人,对维蕾娜来说如父如兄,几次婚礼都是有利奥伯德牵着她的手走进教堂,每当她感到忧愁的时候,只要和利奥伯德走进大自然都能舒服许多。而也是利奥伯德,教育她身为国家,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感情。要明白就算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会对她刀剑相向。

特别讨厌普鲁士,看不起路德。巴伐利亚蛮子,农民,老古董。后者称普鲁士为普鲁鞑子

德意志是由一只狮子一只狐狸加一群老鼠

士瓦本和法兰克尼亚早已消失,萨克森名不副实,萨克森州不是早前的萨克森地区。只要看到符腾堡就想到士瓦本。




【在普奥结婚前父女之间的谈话】

维蕾娜,告诉我,你爱他吗

是的,利奥伯德,我爱他,我真的爱他,像圣母发誓,我从未有如此幸福过。

利奥伯德,我多想你能理解,我现在是多么的快活啊

那好吧,维蕾娜,我亲爱的孩子。我真心的祝福你,你知道,没什么比你的幸福更让我珍惜的事了。亲吻额头


大纲 普奥娘版惊情五百年

  厌倦了这一切,我渴求安息-----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基尔伯特是一个房地产经纪人。有一天接受任务去深山里进去一座庄园的交易。看消息说房子的主人是一个丧父的小姐,现在想把庄园卖掉,基尔就对那位小姐十分同情。

   在去庄园的路上基尔迷路了,在森林里听到一阵虚无动人的琴声,指引他走出迷雾找到了隐藏在深山里的庄园

   去敲门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位紫色瞳孔的纤弱少女,第一眼基尔伯特就被她的异常美丽给震住了,她的面色白皙的带着忧郁和病容,让人怜惜。而她一看到普爷眼神里就透露的依赖也让普爷为其无限心动。

   普爷和她接触后知道她叫维蕾娜,是房子的主人,家里是已经没落的贵族,到她父亲这一代只留下了这栋房子,而她父亲现在已经去世,所以她打算买掉房子离开这。

   基尔知道维蕾娜的事非常的同情,愿意尽自己所能帮助她。维蕾娜也非常感激,请求基尔能在这里陪伴她一段时间,因为她就要走了,基尔也欣然同意。在庄园里的日子里,基尔天天陪着维蕾娜弹琴,读书,散步,呆的时间越来越久,越来越不想离开,他认识到自己已经爱上维蕾娜了,所以打算在晚上向她求婚 ,之后就带她回家结婚。到了晚上,却发现维蕾娜在地下室变成了一个无比丑陋的怪物,还吸食了活人的灵魂。被吓到的普爷发现整个庄园变成了阴森恐怖的样子,庄园的里植物都变成缠人的藤蔓想捆住自己 ,不过普爷还是竭力的逃了出去,而怪物维蕾娜出来想挽留,普爷还是跑走了。

    回到家惊魂未定的普爷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朋友兼神父法叔,法叔觉得普爷遇到的这个妖魔不简单,想找自己的炮友驱魔师罗莎来解决,但是被对维蕾娜无法忘怀的普爷拒绝了。然而放心不下的法叔还是偷偷通知了罗莎。 

    这时候在家里的普爷,又看到了从庄园里来的维蕾娜,理智告诉他应该远离那个可怕的女人,但看到维蕾娜悲伤的眼睛时,心还是不自觉的软下来。

     维蕾娜表示我知道你现在很讨厌我,但还是想请你听完我话。其实她不是怪物,而是林中的精灵。普爷的前世是一个猎人并与她相爱,因为精灵的寿命是漫长的,所以维蕾娜已经打算放弃精灵的身份和普爷在一起,维蕾娜的父亲利奥伯德是精灵的族长,但还是拗不过女儿只能同意。而且在维蕾娜打算化人的前一天,普爷被敌人设计,误杀了一个精灵,大怒的利奥伯德下令杀死了普爷,精灵本来是不能杀人,但普爷因为欠了精灵一条命,所以他们就有了杀死普爷的权利,等维蕾娜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只看到了基尔的尸体。伤心欲绝的维蕾娜愤而用基尔的血,给自己做了血的洗礼,从此转职为了黑精灵把自己关在了和普爷相遇的森林。用琴声,来勾引心怀不轨之徒,吸取他们的魂魄来维持生命法力。而利奥伯德还是不忍对女儿下手,所以对女儿的行为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虽然维蕾娜开始杀的都是恶徒,但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自闭的时间越来越长,个性也开始越来越疯魔,判定恶徒的罪行也偏激起来。在漫长的孤独岁月中,唯一支持她活下去的,就是在等基尔的转世。现在终于让她等到了,她也就没什么遗憾了,如果基尔想通,可以到在城里暂住的旅店来找她。这么大的信息量,基尔觉得自己消化不了,就跑去和法叔商量。却被偷偷跟这的维蕾娜,误会是要联合法叔杀自己,已经黑化的维蕾娜愤而出手要杀法叔和基尔,被赶来的罗莎阻止,因为自从遇见基尔后,维蕾娜也没在吸食灵魂里所以法力上根本不是罗莎的对手,只有负伤逃走。

   罗莎救下法叔普爷后会表示你俩废物,我要是吃了迟来一步你俩就被那个女怪给杀了。现在把那个女怪的位置告诉我,早点斩草除根。而普爷还是想给维蕾娜的辩解,死撑这不说,而这个时候精灵瓦修赶来了。

   原来,一直罩着维蕾娜的父亲利奥伯德东渡,维蕾娜本来想去看父亲最后一面,但是新任大族长已经决定不再容忍她这个叛徒,下令诛杀她。在瓦修的帮助下维蕾娜已经逃回了自己的森林。

   但是新族长是不会放过她的,受了重伤的维蕾娜,现在只有普爷的血可以治愈,所以希望基尔马上和他去救人。听着这件事的基尔马上和瓦修赶往,而一旁的罗莎和 法叔也跟上。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维蕾娜已经奄奄一息了,基尔伯特不想计较以前的所有,只想和维蕾娜在一起。而罗莎和瓦修一起放大招抵御住了精灵族的攻击。新大族长看到维蕾娜已经命不久矣,也就懒的在动手了。

   看到维蕾娜在基尔怀里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只是眼神不舍的看着基尔,而基尔也痛苦的看着她。这时瓦修一把剑,同时射穿了两人的心脏,俩人就笑着,化成了光芒



关于维蕾娜的各种随笔 4

洪奥

在维蕾娜和伊沙结婚前各种找麻烦,对她的问题,不是不好,而是太好。

利奥波德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疼爱的维蕾娜的婚姻表现出应有的热情,在所有人都感叹他俩是天生一对时,而这位抚养维蕾娜成人的日耳曼家族的大佬表示:自己这个小孙女,只适合谈一辈子恋爱。当奇怪的时,他并用采取任何的手段来阻止这场他并不看好的婚姻。

维蕾娜和伊斯特万的婚姻从一开始都有问题,在维蕾娜心里,因为是在与基尔伯特斗争失败后迫不得已所做出的选择,内心深处有这不甘和屈【】辱。而她的皇后伊丽莎白,亲近匈牙利,对皇帝的冷淡,也让她非常不满。把皇帝陛下所遭到的冷淡,而报复在伊斯特万身上

在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为她俩的婚姻努力,她接受伊斯特万的邀请,去骑马打猎。但随这帝国的日渐的衰弱,让她失去了对大自然的活力,更加的封闭自己而呆在维也纳。并没有去和伊斯特万旅游,在面对伊斯特万的指责时也没有了耐心。表示自己就是这么古板封建,永远也做不到像他那样自由。如果你对我不满意可以滚了。

两个人的都在为对方去改变,但这种改变只会让他们变得痛苦悲伤,从而使心越走越远。


弗朗茨皇帝走进看到他的国家,他还记得小的时候,在颠沛流离的路上,他叫她维蕾娜姐姐,后来她叫她维蕾娜。维蕾娜总是很温雅柔和,但也不会显得和其他贵族小姐似的的拘谨。她喜欢音乐,喜欢骑马,喜欢跳舞,喜欢一切让人轻松愉悦的活动。所以她总是那么讨人喜欢。但他总觉得,维蕾娜不是那么开心,她嘴角的笑意,并不能掩盖她眉目间的忧郁。她所弹奏的旋律里,欢乐的乐章远不如悲伤的多。和客人们都相谈甚欢,却从不谈论她自己的一切。但那时候的她,把自己另一面隐藏的或许连自己都没察觉。

而现在,她失去扮演下去的力气,是那么的虚荣,苍白,白色的丝绸睡衣仿佛是一个在人间游荡的吉赛尔,找不到自己心的归宿。。

看着这样的她,弗朗茨不知要怎么开口那个请求。那是他的国家,是他应该守护的对象,是奉献一生的女人。可他他差点让奥地利死去,又不得不让她像别人卑躬屈膝。

维蕾娜靠在窗前,下午烈日的阳光不但没给她丝毫暖意,而让那个清瘦的影子几紧透明。她的眼神落在窗外的花园,心却不知踪影。对弗朗茨的请求没有太多反应。而是走到弗朗茨面前,看这她的君主,她的弗朗茨,她从他还是小时候就看着他,他过的太苦了,他是那么一个温和宽厚到几乎古板的人,他并不适合当皇帝,这一点维蕾娜其实早就知道,但她还是选择了他,为了自己。就像弗朗茨为了自己选择了他的那位皇后。他们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私心,囚禁了不属于自己的人,这是上帝给他们的惩罚,严格来说,她的罪还应该更深重些。

弗朗茨,她轻轻的抱着他的头,把他揽在自己的怀里。感觉他紧紧揽住自己的腰,像是能把她折断。她怜爱的看着这那蜂蜜色的头发控制不住的颤动,已经隐约的可以看到藏在上面的白发,她柔软的手轻柔的抚摸发色,温柔的拍打这他的背,像是在安慰哭泣的孩子。

弗朗茨,我可怜的孩子。这一切都会过去。我经历过比这糟糕的多很多的情况,但都熬过去。我会帮你,我亲爱的弗朗茨。现在,拜托,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我需要时间,来想想这个计划。




伊斯特万: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

利奥伯德:感谢可不能用嘴巴说,要用行动来表明才行

伊斯特万:好好好,那您需要什么行动

利奥伯得:那,别和维蕾娜结婚怎么样

伊斯特万转头看这利奥伯得,他神情严肃,眉毛所出的幅度,和维蕾娜一模一样。



您这是在看玩笑吗



----------------------------------------------------------------------

洪哥

  我坐在百无聊赖的从办公房里看着天空的云,嘱咐过下属在维蕾娜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我,这种难得的安逸让他有时间去进行思考,特别是最近局势这么瞬息万变的情况下

    虽然大部分人都认为思考这种事。不像是喜欢骑在马背上提着长刀砍杀的我会做的。更像是那个娘娘腔弗朗西斯所用来吸引那些自命不凡的贵妇所精心设计的行动,不得不说那个胡子在变态在不说话的时候,对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

    不过我确实要思考,或者说我现在需要静下心来思考下一步我需要怎么做,毕竟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不过奇特的是,在我听到基尔伯特家那位年轻的国王,出兵攻占了西里西亚时,并没有太多意外。

    我自问并不算什么能看透人心的操盘手,但在第一次见到那位在老腓特烈鞭子打下抽出来的新国王时,本来的感到一种战栗,那是来自征战岁月里对敌人本能的反应,就是这种本能让我活了下来。

    新国王虽然年轻瘦弱,但我能看透,他内心暗暗滋生的,幽暗见不得光的野心,而在我们这快大陆,野心注定了枪炮和鲜血,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对敌人。

    当然从我角度肯定是不想和基尔伯特开战的,当然不是因为怕他,在我俩毛都没长齐的时候,我都能把他追着他,如果不是那天阳光正好的下午,我和他打的那个赌,我现在要做的事大概也和他差不多。

     只不过现在的阶段,我没必要让自己陷入毫无必要的战争中,我又不是日耳曼家那种天生都要作到死的血统。

    我也和维蕾娜提过让她注意下基尔伯特家新国王的事,不过她那时毫不在意。她家的上司刚诞下了一位小公主,虽然那时候没人会把那位小公主当继承人看待,不过她还是很高兴。

    虽然她一向讨厌孩子,用她话说孩子的不懂节制的哭笑,会损害到她脆弱的神经。对于那些未成年的婴儿她还起了个刁钻的名字叫他们青蛙腿。但看到皇室的血脉繁荣壮大,是不会有人会比她更高兴。那以为这她从鲁道夫那学到的各种可以不用战争而取得胜利的手腕,能有发挥的余地,战争恰恰她最不擅长的东西。

    除此之外,维蕾娜说还有一点,她的上司非常喜欢小菲特列,,小菲特列是那么文雅温柔,喜欢音乐,艺术,

   “简直就像个法国人。”她是这么告诉我

    她家的查理还当了小腓特烈的教父,她不认为在这个时候,普鲁士会做成什么不忠的叛逆之举。我接受了她这个解释,装作不知道现在基尔伯特晚上爬上了她的床,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

不得不说日耳曼作为家族的大首领在经过百年的眼光毒辣,伊万斯特爱维蕾娜,这是连斯蒂芬斯都无可质疑的。就算是自诩情圣的弗朗西斯也无法为所爱的对象去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吧,而伊万斯特可以做到。

他不擅长静下心来阅读,他对各种需要发泄体能精力的活动的热爱,丝毫不亚于维蕾娜对于音乐的热情。他厌恶各种需要静下心来用头脑的活动,也正如维蕾娜所讨厌的。但他在改变,学习贵族们所严格遵守的从每天一睁眼就得遵守的各项礼仪,到学习音乐,阅读歌德,黑格尔,康德,甚至莎士比亚。但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没有拉近他和维蕾娜之间心的距离。反而让自己越发的消除。也正因为这样,在维蕾娜向他提出离婚时,他没有想象中的悲愤痛苦,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明白维蕾娜也是这样。


关于维蕾娜的各种随笔3

    维蕾娜长的并非绝色美人,要单说精致漂亮,还略逊于英格兰的罗莎小姐。但她让人神魂颠倒的魅力,完全能让人忽略这个事实。作为

    一个纯正的日耳曼人,发色并没有像日耳曼其他子孙一样是太阳般灿烂的金辉,棕色相对于基尔伯特也显得不够特别,但所幸它们柔软而蓬松,宽宽的下巴给她的粗旷轮廓,被她用精心保养的浓密长卷发而所冲淡,那种温和的颜色反而让给她了一种柔软的妩媚.丰润的下唇,搭配一双明亮至极的紫色眼睛,给富有棱角的脸蛋带来灵巧的活力。

    她的斯拉夫血统,让她的皮肤显得牛奶样的白皙,配上嘴角上的美人痣,越发的妩媚。但两条乌黑的剑眉,让这份妩媚多了分英气而不至于讨女人的厌。娇柔和刚毅就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特质,在她身上得到了恰到好处的融合。而不会有人比她更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了。

    维蕾娜小时候并不非常漂亮,宽宽的下巴让她没有了小女孩特有的娇憨。紫罗兰眼睛确实是很美的颜色,但对还未张开面庞而言却有些太大。。她引以为傲的头发还没长起来更没意思到以后她们的重要性,就有着它们乱蓬蓬的长者。在那个还没有音乐,跳舞,读书的年代,她的上司没并没对她有过多的要求,也就由着她更那群野小子们乱跑。而她似乎天生就懂得怎么去讨得上司们的宠爱去满足自己或合理或任性的愿望。那时候的维蕾娜,一点都看不出以后会成为大美人的样子。在她还习惯在欧巴罗的大陆上疯跑被欺负的掉眼泪再由被瓦修带回家的时候,迷迷糊糊参加了自己和安东尼奥的婚礼


迂腐拘谨是多么的不适合现在这个时代,但维蕾娜不准备改变也没有任何想改变的念头,这是她性格的一部分,她的骄傲,她的力量。她相信就是吉尔伯特也从来没想过改改他那种横冲直撞的野蛮性子

她的忧郁是她美丽的一部分,而美丽是她比刀枪火炮更善于利用的武器,这让她区别于像路德维希那种横冲直撞的个性,也不同于了瓦修的古板沉闷,所以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忧郁有任何的问题,反而不是很理解基尔伯特为什么每天都傻乐的像只他头顶的那只肥鸟,那让他看上去更蠢了.





    基尔伯特从来不觉得自己对维蕾娜的执念,是来自于想和她上床,欲望是人的天性,没什么好羞耻的。他甚至坚定认为维蕾娜就是他从小到大的初恋,要问其为什么坚守这个信念,我想是因为他不想承认自己最初的性幻想对象,是还没长出胡子的弗朗西斯。

    现在的他看到已经成一成为裸奔狂跌弗朗西斯,一直不敢让思维有一点点涉及到这段往事,那简直成为他最不可涉及到黑历史,大概安东尼奥也是这样的心理。所以他俩默契的把自己的初恋对象给设定成了维蕾娜和罗莎。

   至于维蕾娜怎么喜欢上基尔伯特,这一直是困扰欧洲大众的迷团之一,由此小姐们的茶会,她终于透露其实在七年战争之前,她都没真正记住基尔伯特的名字和脸,而在七战后对她更是讨厌。但对他的改观,是在反法同萌时,浴血奋战的时候看上了眼,以及后面在战场上的一首长笛曲。后面,我就把他上了,维蕾娜如是说。

---------------------------------------------------------------------------

可是如今看看欧洲地图,很容易忽视这个叫做“奥地利”的小国家。的确,现代奥地利只是一个繁荣的中欧小国,但它有一段复杂的历史,这段历史远远超过它如今的国境线,也远远超过奥地利人所能承担的范围。

从曾经的一流大国沦为如今的三流小国,发生在奥地利身上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令人唏嘘。以至于有人说“奥地利人是没有历史的民族,奥地利历史则是没有民族的历史”。今天的奥地利与曾经辉煌的金色奥地利之前有着十分剧烈的断裂。

=================================================================================

维蕾娜的名字已经成了欧洲过往历史的一部分,她曾经的美丽容颜已经成了人们模糊的记忆。现在,那个叫库格的小孩,谁能想到除了音乐之外,还曾经在世界的历史上,有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几乎欧洲所有的国家,都有着纠缠不清的联系。维蕾娜艾尔德斯坦哈布斯堡,和库格,有种剧烈的断裂,这种断裂,很难让现在的大家把他们看作一体。且事实上,也没有一人把那位风情万种的绝代佳人,和这个偏执于音乐艺术的孩子,视为同一个人。

维蕾娜个子并不高,但身材苗条,骑马的爱好让她看上去挺拔而修长。她的肩膀滚圆洁净,有着纤细的白皙脖颈

她的琴声,像春天不断怒放的鲜花,又想爱尔卑斯上翩扬的白雪,悠扬空灵。两种乐风,确完美的和谐

除了跳舞和骑马,她对一切需要用到体能的活动都不怎么喜欢

她的脸因为美妙的音乐而容光焕发,美的让人无法移开眼


关于维蕾娜的各种随笔 二

神罗死后的一点

在神罗死后维蕾娜把自己关在房里,抱着神罗不让下葬,伊莎很担心就只有让基尔伯特来救场,基尔伯特进去抱着哭泣的维蕾娜,让伊莎把神罗抱走,留在基尔伯特怀里痛哭的维蕾娜,那段时候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的维蕾娜已经开始有精神病的前兆。后面两人在见到路德维希时,基尔伯特兴奋的把孩子抱起来,而维蕾娜却在一边远远的看着。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个,维蕾娜就是很难和你亲近起来,基尔伯特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你应该感到庆幸阿西,要不是本大爷,你有要被那小小姐养成只是知道音乐和跳舞,最大的体力活动就只限于骑马的傻瓜。”

“维蕾娜小姐,一直都是这样。”路德维希犹豫的开口

“大概,在老子长大前他都不知道多少岁了,就听瓦修说过,她说我们家最不像日耳曼爷爷的,但偏偏最得偏爱。”基尔伯特不忿的说

“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吧”

“可能吧,她家上司对她也一直都娇生惯养的。”

        维蕾娜早在神罗死后就有点不对劲,虽然欧巴罗的儿女们都非常喜欢音乐,但维蕾娜作为一个拥有多民族存在的一流大国的化身,她的沉迷明显有些不正常。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音乐的创作和演奏上。这种情况在普奥战争之后变本加厉,到她和伊莎结婚之后都没得到改善。

         她远离自己的心脏维也纳,而开始在和巴伐利亚的交界处定居下来,除了自己的家人,几乎没和任何的外国人在非正常的场合接触。伊莎希望可以多陪陪她,最好出去走走。到她也有自己国家必须处理的义务,在家上维蕾娜越来越不爱露面,她也出现更多的本应该是维蕾娜所应该而在的场合。         这时利奥波德就回来,他是唯一一个现在还和维蕾娜见面的国家形态,就是两人不见面时也保持高频率的通信。维蕾娜把自己不能向人诉说的烦恼和痛苦,都向利奥波德的倾述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吉尔伯特闯进来,强行把维蕾娜带走,说这个小小姐最需要是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带着维蕾娜开始旅游,从阿尔卑斯山脉到爱情海的海边,甚至去了遥远的东方。大概就像他所说,这对维蕾娜的抑御情况确实有了好转,正如像她当时的皇后,用旅游来治疗忧郁,可能也因为考虑到这点,伊莎和维蕾娜的上司,都默许了吉尔伯特的做法,伊莎还常常花很长时间的路途去看维蕾娜,虽然不得不见上一面就马上回国,她本人对这种辛劳确甘之如饴。



关于维蕾娜的各种随笔(简述关于小小姐的玛丽苏)

整理笔记,没有人任何逻辑的

在继承战之前普奥维持了很长的时间是炮友关于,每次基尔伯特来维也纳的时候每个晚上都住在小小姐的房间

清晨的时候,维蕾娜先起床,坐在梳妆台上打理自己的长发,普爷在床上抬起身子,看到正在带耳环的小小姐的背影,忍不住起身把人从背后搂住,轻轻的咬住已经带上了一只耳环的耳垂,打算要开口求婚,维蕾娜笑着侧过头吻住基尔伯特,把他的话堵住,把另一只耳环放在普爷手里回身一吻后离开

七站后维蕾娜和法叔结婚

法奥结婚之后,维蕾娜越发的难以忍受凡尔赛严苛的宫廷礼仪,提出由她自己来安排宫女,但被弗朗西斯拒绝,而维蕾娜以不和弗朗西斯同床作为威胁,取得了自己想要的权利




红楼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袄寒,
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

今天又刷到小畑健画的长大以后的小亮,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了,但每次看到小亮都想嚎一句我亮真是大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