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普奥AU《偏见与傲慢》大纲三

读前须知


1;这是傲慢与偏见AU,很多有原著设定,完全是自己脑补出来自娱自乐,按照男女主角属性应该叫偏见与傲慢


2:CP除普奥(娘),还有副法英(娘),后面还带独意,米露,本章有少量的米奥


3:英娘碎碎念属性


     看完信的基尔伯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先写了一封信给弗朗西斯告诉他事情的原委。而要怎么在去面对维蕾娜,也只有放下等后面在想,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行备考。


    时间很快就到了要考试的日子,基尔伯特要先回家准备,回家之前在汉斯上尉的强迫下,还是去拜访了公爵庄园。和上次利奥波德公爵的敌意相比,这次公爵的表现异常的冷淡,好像对基尔伯特完全不关心。


    基尔伯特则用眼角的余光搜寻着维蕾娜的身影,却发现维蕾娜一直都没出现,而这时安东尼奥出来亲切的给基尔伯特打招呼,原来他和基尔伯特一样也是在为考试准备,不过他师从的对象是利奥波德,


    从安东尼奥口中得知维蕾娜已经离开庄园了,也就瞬间理解利奥波德那么不开心的原因。临别的时候普西两人约定到时在军校中见,利奥波德则冷冰冰的毫无诚意的说着祝愿基尔伯特能考上。


     基尔伯特内心暗暗吐槽只要你这老家伙不动手脚本大爷就绝对没问题。


     过了几天考试已经结束,而利奥波德通过私人关系提前看到了普西的成绩,随着普西成绩一起来的,还有维蕾娜从城里寄来的一份严肃希望舅舅不要对其做任何插手的信。正当利奥波德公爵看着外甥女寄过来的信吹胡子瞪眼时,仆人禀报他有以前去了美国的生意伙伴的儿子,从城里赶来拜访他了,


    就这样,基尔伯特顺利的接到了军校的录取书,入校之前,他老爹把从外婆来继承的戒指给了他。这完全是老爹私藏的连他妈都没用。在一个月后就到城里进入军校正式开始学习,和安东尼奥成为了同学室友兼死党,而在国外游学治疗情伤的弗朗西斯,在收到基尔伯特寄过去的信时,也回信说把学业结束就马上准备回来。


    在军校学习期间基尔伯特一边保持着创作音乐的习惯,一边视野也得到了极大的开阔,也才知道自己以前就崇拜的鲁道夫将军,就是维蕾娜早逝的父亲。


    鲁道夫将军因为卓越的军事才能已经进入军校的教材里作为胜仗的经典案例讲解。本人因为年纪轻轻就建立功业还为国牺牲成为了传奇,学校里还有鲁道夫的雕像在。所以基尔伯特怎么也想不通,鲁道夫将军这么伟大的人物,怎么会有一个那么任性的女儿。虽然已经和安东尼奥成为了死党,但出于一种微妙的原因,基尔伯特还从来没有和安东尼奥问及或者提过关于维蕾娜的所有事。


     而入学二个月后,学校也赢来了一位大事,就是为了纪念鲁道夫将军的诞辰,每年都会举行相关的庆祝活动,这一次就会请鲁道夫将军的女儿也就维蕾娜来给大家做演讲。


     维蕾娜的美丽和财富早就在年轻学生里流传了,更何况是一群整天都见不到一个妹子的青年男性中间,更重要的事,她还是未婚。不管基尔伯特想不想听到,到处都可以在学校听到关于她的事,而有传言里会成为维蕾娜未婚夫的安东尼奥,一下更成了大家的众矢之的。被大家搞的焦头烂额的安东尼奥,后面在寝室眼带幽怨的对着基尔伯特是为他背了黑锅。


    基尔伯特只装听不懂的样子。


    到了维蕾娜来做演讲的日子,下面的男学生们一个个眼睛都冒着绿光的瞪着上面的美女。在下面看着一众男同学色眯眯的样子的基尔伯特只有在吐槽一群色狼!不过心里也隐隐有种得意之感。就在大家一心期待晚上的招待晚宴时能有机会去吸引一下美人的注意力,结果通知大家因为维蕾娜身体不舒服,所以招待晚会取消,小姐明天一早就会城里。


    让单身狗们都欲哭无泪,为了释放心中的悲痛。好几个同学拉着基尔一起,就在寝室里偷喝酒来发泄(安东已经被排挤出去)喝道一半酒就没了,打牌输了基尔伯特只得被哄起起身去买酒。多年之后,基尔伯特觉得那是自己这辈子输的最值的一次赌局,赢的了是人生


     虽然校方规定校园里是禁酒,但这当然不会难倒基尔伯特,通过一些不可言说手段搞到一打黑啤酒的基尔提遛者正往回走。结果却遇到到了月光下在鲁道夫雕像前静静伫立的维蕾娜,而且明显的她也看到了自己。


    基尔伯特转身就想走,不过又想跑啥跑啊她又不是大熊!跑开不显得本大爷太怂了吗!也就提馏这黑啤酒上去了。不过在维蕾娜审视的眼神里把酒毫无意义的收到背后。


    两个人就在威武的鲁道夫雕像前相对无言,这尴尬的气氛更甚于从前。基尔伯特想想还是要找话题,对着雕像半天崩出一句:“这是你爸啊。”马上就后悔这是什么傻话啊


    后面也接着补上一句:“你爸是个好人。”说完马上就觉得这话烂的想抽自己嘴巴。


     却不想维蕾娜毫不在意的样子,看着雕像静静的说:“我从小都没见过他,他对我来说,就是这个雕像。对了,还有就是一副穿着红制服的画像,就是你课本上那一张。”语气波澜不惊,看不到任何的情绪。基尔伯特却感觉到这个高高在上的小小姐其实也很孤独落寞的一面,心里有点说不上 什么滋味泛上来。


    主动劝慰她:你的父亲很了不起啊,他是个英雄。看到维蕾娜还是一脸陌生的样子,基尔伯特的话匣子打开了,开始滔滔不绝给她讲鲁道夫的各种事迹。连生活中的爱好饮食穿什么衣服养什么狗都清楚


    却不想维蕾娜来了句:把原本就要把临产的妻子独自放在家里。一个连妻子和孩子都不能保护的人能算英雄吗。


   说完维蕾娜马上就要走,基尔伯特才想到自己还有事给她说,马上上前拦住她的路,向她解释弗朗西斯的事,并向她保证弗朗西斯付出的真心一点都不比罗莎少,希望她向罗莎解除对弗朗西斯的误会。


   听到基尔伯特这么说维蕾娜脸色才好点,点点头准备要离开,基尔伯特自己都不知道当时怎么想到。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你是不是把人家费力欺负过。


   维蕾娜一听火就来了,傲娇劲又上来,冷笑到:“你对人小可爱真够关心的。爱怎么想随你,觉得他可怜就接回去自己养啊。”推开基尔伯特就自己走了


   基尔伯特也不好在拉着她过度纠缠,只有提着酒先回宿舍,等酒等急了的汉子们早就受不了,不过基尔伯特也没心情在继续喝了,送了酒就自己回到房间 。


   这个时候安东尼奥已经在床上看书了,看到基尔伯特怎么晚才回来,看玩笑说他是不是出去约会了。基尔一声不吭脱下臭袜子想他扔过去。安东尼奥:“擦,不就开个玩笑嘛!要不要这么当真啊,还是不是兄弟了。”


   基尔伯特没理他的抱怨直接做在他床边,冒出一句他刚才见到维蕾娜了。


   安东尼奥一下瞪大了眼睛熊熊燃烧起来:你小子,我就说我帮你背锅了,说你对人家干什么!


   基尔对着安东尼奥一拳:“你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能干什么,就和她聊了聊她爸。”只见安东尼奥的脸色一下就复杂起来:“你和维蕾娜说她爸。。。”语气也想到微妙。


    这才从安东尼奥那里得知利奥波德公爵从来不会给维蕾娜说关于鲁道夫的事,小时候维蕾娜还主动问到,因为没有父母被同样是贵族的小孩嘲笑过,虽然都被伊丽莎白打回去了。长大后,每年还要因为那个陌生男人的死参加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所以现在很不喜欢别人提自己的父亲。


    基尔伯特听完算是有点理解她了,更惊讶的事为什么维蕾娜的事你知道这么清楚。果然是她未婚夫吧!


     安东尼奥给他给白眼我当然知道了,我俩从小也是以前长大,她的朋友罗莎还是我表妹。


    基尔伯特:!!!你怎么不早说!


    安东尼奥:你又没问过我! !


     晚上睡觉的时候基尔伯特做梦梦到学校的雕像突然动起来了,还提着他领子吼让他离维蕾娜远点!活脱脱的利奥波德公爵的模样,一下就把基尔伯特吓醒了。


 ------------------------------------------


     不过上帝也没给他在和维蕾娜交流的机会,第二天维蕾娜也就离开了学校,基尔伯特的生活和以往相比没什么变化。只又接到了弗朗西斯的信,他已经从国外回来一段时间了,而且,刚刚向罗莎求婚成功了。这速度发展也太快了!基尔伯特如是想


    终于到了学校放月假的时候,安东尼奥拉着想在学校当宅里蹲的基尔伯特出去听歌剧。


     作为高帅富的安东尼奥当然有本事在没有预订还迟到的情况下,搞的一个好位置。正当两人坐下时安东尼奥调戏的拉着基尔伯特看对面,才发现这里刚好可以看到对面包间的维蕾娜和罗莎,基尔伯特简直怀疑安东尼奥是不是故意的。


      基尔伯特不想管她,只把望远镜看着台上表演的自己最喜欢的歌剧《后宫诱逃》但看着镜头方向不知不觉从舞台上看向了维蕾娜。


      看台另一边的维蕾娜则完全没发现基尔伯特的注视,完全沉浸在了台上女歌唱美妙的歌喉演唱的《悲伤已成为我的命运》,想到了自己的遭遇更加动情的顾影自怜。


      等到歌剧介绍的时候,基尔伯特半推半就的被安东尼奥拉着,到包厢里去邀请了两位女士去共进了晚餐,维蕾娜看到他们出现明显的吓了一跳。


     安东尼奥先是祝贺亲爱的表妹罗莎已经订婚了,再来问维蕾娜近来可好。基尔伯特在旁边没什么好说的,像快木头一样立在。安东尼奥还故意打趣他说:“以前这家伙还说音乐是有钱有闲的玩意,但他自己可还是个大音乐家了。今天这出戏恰好是他最喜欢的。”


     罗莎马上接口道:“好巧这也是维蕾娜最爱的。”他俩是聊的欢但基尔伯特和维蕾娜俩人全程当背景板都没对上眼,(主要是维蕾娜在闪避基尔伯特的目光)就算迟钝如基尔伯特,也感受到维蕾娜的忧愁,不过不能肯定到底是不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原因。


    这时候舞会的华尔兹响起安东尼奥邀请维蕾娜跳舞去,餐桌上就剩下基尔伯特和罗莎单独相处。基尔伯特觉得自己怎么也要说的什么,只有像安东尼奥那样先是恭喜罗莎和弗朗西斯能有情人总成眷属。


     罗莎礼貌的回礼到那也要:“感谢你。”


     基尔伯特:“感谢我?”


     罗莎:“维蕾娜都给我说了,感谢你帮我和弗朗西斯之间解除了误会。”


     基尔伯特:“呵呵,那也是应该,那老酒鬼也是我朋友,我当然希望能看到得到幸福。而且主要的功臣还是维蕾娜,我是因为她知道你们之间有误会。”


     罗莎也是一脸看透了一切的表情道:“当然。维蕾娜是很高兴我得到幸福,我同样也期盼她早日能得到自己的幸福,”说着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用一种预言的语气道:“而且我相信这天马上就来了。”


     基尔伯特:“什么意思?”


    罗莎嘴角勾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你们在那郊区的学校果然是消息太蔽塞了,连这个都不知道,维蕾娜很有可能快要订婚了。”


    基尔伯特正在吃菜了一下被呛到了,只用喝酒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看着舞池里翩翩起舞的安东尼奥和维蕾娜有点发愣。


     罗莎马上阻止他:“别乱想,不是安东尼奥。”


     基尔伯特才收回视线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闲聊的说:“那还是真是意想不到会有其他的人选,据我所知利奥波德公爵可是很中意安东尼奥。”


    已经被打开八卦魂的罗莎时候兴奋起来:“利奥波德确实一直想撮合维蕾娜和安东尼奥结婚,可他俩认识那么多年都没见擦出火花,只有转换了对象。前几个月从美国来的一个大富翁的儿子,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父亲现在美国最有钱的人之一,他到这里来是想为自己找个妻子。”说道这里罗莎像松了一口的子:“他开始向我求的婚,感谢上帝我当时拒绝了,要不就等不到弗朗西斯了。”罗莎抚摸着手里的订婚戒指温柔的笑了一下


      基尔伯特不由觉得背后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被我拒绝后,他又去拜访了利奥波德公爵,据说他父亲年轻的时候和公爵做过生意,算是良好的生意伙伴,大概就是那次拜访被公爵看中了,在他和维蕾娜之间搭桥,现在正在热烈的追求维蕾娜了。”


     基尔伯特感觉这家餐厅的事物简直差评,太干了堵的人喉咙都说不出话。


     反而罗莎还是滔滔不绝的说着:“阿尔弗雷德最大的问题就是地位太低了,他家是个没有任何头衔的商人。要是换以前公爵是绝对不会让维蕾娜和他来往的。但他个性确实很好,非常的活泼开朗,还是个出色的猎手,想必公爵也是看到这点才允许他俩接触。要我说维蕾娜就是应该找那样,你说对不对。”


     基尔只管往嘴巴里塞这菜胡乱的点了点头,开始从内心深处向弗朗西斯表达同情,因为以后会有个在他耳边碎碎念的妻子了,日后也当面这么做过,不过被弗朗西斯嘲讽道:那也比你这想听人说话都只有上啤酒馆去的孤家寡人强。


      罗莎继续自说自话:“我都等不及看到阿尔弗雷德像维蕾娜求婚的戒指,如果他速度够快的话,我和维蕾娜说不准能一起结婚。阿尔弗雷德一定会同意在欧洲举办婚礼的。”


     基尔伯特这时候开始像上帝祈求罗莎能把嘴闭上,看来上帝是听到基尔伯特的请求,恰好这时舞曲结束安东尼奥携维蕾娜回来,罗莎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八卦。


    也到了该回家的时间,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绅士的把两位女士送上了马车。马车里看着一直向窗外看的维蕾娜,罗莎突然蹦出一句:“我知道你喜欢他。”


    维蕾娜马上反驳:“你怎么和我舅舅一样,还要我说多少次,我只把安东尼奥当朋友当哥哥,而绝不会发展到另一种关系。罗莎,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以为对这件事你应该比其他人更了解。”


    罗莎翠绿的眸子只看维蕾娜还扬了扬自己精巧的下巴:“得了维蕾娜,你知道我现在说的不是安东尼奥。虽然我挺希望是,不过你俩要是有可能的话我早就应该当表姑了。”


     维蕾娜:。。。。。。


     罗莎看到已经懵了维蕾娜,觉得自己真是机智:“我知道你喜欢基尔伯特。”


           TBC


--------------------------------------------


注:普爷和小小姐最愛的歌剧《後宮誘逃》就是莫扎特的作品,也是第一部用德语创作的歌剧,写的一个英雄救美的喜剧故事,相信一定会是普奥都喜欢的范。而《悲傷以成為我的命運》是女主角因为和恋人分开的一段独唱,这里附上歌词,,来体会一下当时小小姐的心情吧


悲傷以成為我的命運


因為我被迫與你分離


就像蟲蛀的玫瑰


就像冬天的苔藓草


我脆弱的生命正在凋謝


就連對著風兒也無法傾訴


我靈魂的苦痛


因為連它也承受不了這樣哀傷


總是把所有的悲傷送還給我可憐的心靈


找不到全剧本只有对着视频手打,如果有错误望指正,(明明是一首很悲傷的歌,寫的時候確止不住的笑)


大綱都連載了到第三章好想掐死自己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