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普奥AU《偏见与傲慢》大纲二

  

读前须知

1;这是傲慢与偏见AU,很多有原著设定,完全是自己脑补出来自娱自乐,按照男女主角属性应该叫偏见与傲慢

2:CP除普奥(娘),还有副法英(娘),后面还带独意,米露

3:巴伐利亚为傻爸爸人设

4:普爷和小小姐的性格,真的很恶劣。。。


  利奥波德看到外甥女进来,刚才的坏心情马上一扫而过,马上起身去看她。

  

  就是一向和维蕾娜不合的基尔伯特也不得不承认,黑色修身的马术服简直太适合她了,浓密的长发被细致的别在小巧的耳朵后面,更衬出纤细的腰肢,让高挑的她像多瑙河畔夜风吹拂的柳树一样楚楚动人。

  

  随她进来的并不是基尔伯特以为的熟人,罗莎柯克兰小姐,而是一位同样身着骑装的棕色碧眼的英俊青年,有种富含阳光照耀的小麦色皮肤,脸上还带着明媚的笑容,让人见之可亲。

  

  风风火火进来的维蕾娜一点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基尔伯特,她到舅舅这来就是想冷静些,理清出自己的思绪,结果就冷不丁在和他重逢了,一时间都愣住没反应过来。

  

  基尔伯特倒是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显得很淡定,就是客气的随着汉斯上尉一起起身等着维蕾娜先开口。

  

  维蕾娜走到基尔伯特面前还在犹豫要不要先说话,利奥波德公爵倒是当起介绍人,这个是汉斯上尉好友的儿子。

  

  利奥波德公爵像是完全没注意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开口道你们应该见过,在基尔伯特所住的乡下,你和罗莎前阵子不是去那么度假了。

  

  在维蕾娜开口前基尔伯特就表示:对啊,我们是见过,还在柯克兰小姐的庄园里相处过一段时间,却一直不知道维蕾娜小姐居然会骑马。

  

  利奥波德公爵马上自豪的表示:我敢保证你在全欧洲的贵族小姐,都找不到像娜娜这样一个出色的骑手,没人能比她骑的更漂亮了。当然,从来也只和她同样优秀的年轻人一起去骑猎。

  

  还没等气氛又要凝固起来,维蕾娜便对着汉斯上尉说:她和安东尼奥打了肥美的山鸡回来,请留下来晚宴上品尝一下吧。

  

  还没等基尔伯特想出言阻止,汉斯上尉就答应下来。基尔也只能认命,同样认命的还有旁边的利奥波德公爵。

  

  晚宴席间基尔认识是和维蕾娜一起进来的西班牙贵族叫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和在场的公爵小姐不同,是个很好相处的年轻人。交谈之下也知道同样是要准备报考军校的,利奥波德言谈之间对他相当亲密,俨然一副认定是未来外甥女婿的样子。

  

  在餐桌上利奥波德公爵显然是控制着全场的话题,后面就提到了关于打猎的配置,特别是在马匹的选择上。维蕾娜就表示自己非常喜欢白色利皮扎马,他们因为血统纯粹,非常漂亮,无论耐力还是速度都是一流。

  

  利奥波德马上说的太对了!无论是马还是其他的物种,都要匹配他们上他们纯正的血统,这样才能保证双方的优点的延续,如果和低一等的生产的后代,只会造成物种的退化。这一点人其实也一样。

  

  基尔伯特则冷冷的表示自己不认同这个观点,按现在的最新的科学理论,杂交物种的优越性要远远高于所谓的纯正血统。以前的古埃及皇室倒是为了追求纯血,最后只得到一群精神病和遗传病。而在如今这个社会,早就抛开这些陈腐的观念,血统,包括阶级,都不应该成为选择婚姻对象的标准,重要的是两个人真心相爱,才能建立长久的婚姻。

  

  利奥波德公爵也是第一次遇见被小辈当面反驳了,正要驳斥了基尔安东尼奥以巧妙而不引人注意的强势的岔开了话题。

  

  而在一旁的维蕾娜听到基尔伯特这番话心已经乱了

  

  用餐之后大家又在小客房里娱乐,利奥波德炫耀式的请维蕾娜谈了一首曲子,基尔才知道在柯克兰庄园动听的钢琴声原来是维蕾娜的演奏的。

  

  汉斯上尉表示维蕾娜小姐的琴艺是越来越好了,利奥波德公爵更加得意起来,还跟着问基尔:会什么乐器吗,虽然在军校的入学考试是不会靠音乐,但我可没见过哪个军校学生不会乐器的。

  

  维蕾娜觉得舅舅一晚上对基尔的刁难有点烦了,想出声化解,而基尔伯特再次开启装逼模式,为大家演奏一首动听的长笛,让维蕾娜都震惊了。

  

  利奥波德公爵只能给自己强行挽尊,表示基尔的音乐修养还行,可以把这是长笛送基尔伯特,那是以前的老仆人死之前用的。

  

  就是维蕾娜也觉得舅舅今天的表现真的太失礼了。基尔伯特更是面如冰霜,拒绝道:像音乐是每天有钱有权无所事事的贵族们的玩意。他更愿意把精力放在一些实用的事情上。

  

  利奥波德公爵一下就要勃然大怒,汉斯上尉马上出来打圆场,并表示已经太晚了他们不应该打扰各位休息,就先告辞了。在利奥波德公爵的黑脸中,汉斯上尉把基尔伯特拉走,就这样基尔和公爵把对对方的好感度刷到负值了。

  

 在回去的马车上,汉斯上尉劝到,刚才基尔伯特还是太不应该。

    基尔马上表示那您也看到他们舅甥俩多过分了!

    汉斯上尉说到公爵殿下和维蕾娜小姐只不过看着难以相处,其实心地都不坏,你以后和他们都接触就知道了。基尔伯特也不想在争,只心里默默吐槽:不愧养大了扑克脸小姐,都这么不可理喻!反正以后再也不想接触这家人了。

  

  而在公爵庄园这边,维蕾娜去向舅舅道晚安,利奥波德借这个时候严肃的警告维蕾娜,她现在已经成年了,应该为自己找个丈夫。给家族承担起延续的责任,看安东尼奥就非常不错。希望马上看到安东尼奥像她求婚,或者她像安东尼奥求婚也行。

  

  维蕾娜撒娇式的抱怨道,已经强调很多次了,她和安东尼奥只是朋友,这次邀请他来参加您的生日已经不合适,您就别在想这些有的没的好吗。

  

  利奥波德不为所动的暗示她最好按照自己的希望做,特别不要再想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人。今晚那个混蛋小子不是想上军校当军官吗,那好啊,等他学出来就让他去边境当放马官。

  

  维蕾娜被舅舅的态度又气又羞的摔门就走,回到自己的房间。当晚在床上翻来拂去的睡不着,先是想到舅舅刚才说的话很生气,想着想着又想到基尔伯特在晚餐上的话,不在乎阶级门地而主要是两人真心相爱才叫婚姻。越想越乱七八糟脑洞大开的思考:他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这么说,他是不是在喜欢我,我这么优秀,他肯定在说他喜欢我!是不是在暗示我俩之间阶级不是问题,他是不是再对我表白啊!还是说让我对他表白啊!

     维蕾娜越想越激动越激动越睡不着,终于作了一个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

     明天,决定命运的一天!加油,维蕾娜!

  

  ----------------------------------------------

  

  第二天一早,在汉斯家,上尉在天还黑的时候,就带着唯一的仆人出去打猎了,只留下基尔伯特还在家里睡觉。突然听到有人敲门,睡得迷迷糊糊的基尔只有自己起来开门。

  

  一开门就看到维蕾娜穿着骑术服在门口,还没等普爷邀请就直接就进到房里。

  

  普爷还来不及阻止,只有无奈的先关上门,去到客厅。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而且他还穿着睡衣,总觉得这画面有点尴尬。

  

  看着在房子里审视了一圈确认没有人在之后,维蕾娜才定身和基尔伯特说话:“吉尔伯特先生,我考虑了很久,虽然我清楚的知道,我俩之间的差距,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恕我直言,你和你的家人在某些方面实在欠缺教养。有时候可笑的让人发指。但是,我考虑了很久,你现在已经凭借个人的品质,赢得了我欣赏。这种勉强算是优秀的品格,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你家庭带来的种种不堪。我也在理智和情感就也斗争了很久,也终于愿意放弃自己理性一次,听从我心灵的判断。所以我在这里,允许你向我求婚。”说完还扬了扬下巴

  

  基尔伯特没想到一大早都听到这么震惊而又可气的话,一时沉这脸,不说话,就赤红的眼看着维蕾娜,一步步逼近她。

  

  看这基尔伯特的赤眼,人还越走越近维蕾娜也有点心慌,不过还在说着:“但等我们结婚后,还是要住在埃德尔斯坦家里。希望你也少邀请不得体的亲戚来拜访,我可实在受不了你的母亲。”

  

  基尔伯特都直接把维蕾娜逼到墙边壁咚了,听到她的自说自说不由的给气笑了。

  

  维蕾娜看着基尔伯特除了笑对她的话都没反应,不由的有点生气了。那可是她第一次让别人求婚唉,他不但没马上执行还一直这么傻笑,他不会是高兴傻了吧。莫不是脑子有问题,我有点后悔了。

  

  而基尔伯特把手撑在两边,把她困在了自己怀里。等自己笑够了,才开口对她说:我说你这个小小姐,脑子到底一天到晚装的什么东西。

     这又轮到维蕾娜反应不过来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骂她,还是她的心上人。

   基尔伯特开始发泄自己长久以来对她的怨气,一条条数落维蕾娜的罪状:从第一次见面时批击他的故乡。虐待无辜的费力,侵占了别人家产还把人赶出去。还伤到了弗朗西斯,对,他已经知道当时弗朗西斯的意外是她造成的。她的朋友罗莎,玩弄了弗朗西斯情感。刚刚还出言侮辱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末了总结到她是他见过最虚伪最恶毒最高傲自大讨人厌的腐烂贵族大小姐。

    说完还流氓样的和人面对面,不过看在你脸不错的份上,我也不介意和你睡一觉怎么样。

    语音刚落维蕾娜就啪的给基尔伯特一巴掌,愤怒的冲了出去。

    刚好撞到汉斯上尉钓鱼回来,看到正在外面上马的维蕾娜惊讶道:维蕾娜小姐,你怎么来了。

    维蕾娜也没回答,迅速的策马回家。

    汉斯上尉不明所以,回到屋里看到基尔伯特脸上分明的巴掌印更不懂了。马上问基尔:维蕾娜小姐这么早来干嘛?还那么生气就走了。你脸上又是怎么了?你快去送送啊!外面看天气是要下雨了。我看她又是骑马来的,没带伞。这个天气淋了雨可要生病的。

   基尔伯特烦躁的说:谁让她一早就到别人家说些疯话,谁爱去谁去,生病也是自找的!

   说完回到自己房里嘴巴还嘟嚷:“大早上的都这么倒霉,睡回笼觉去。”到了床上却也被外面下去纷扰而至的雨声,搞得心烦的不行,怎么也睡不着。

     后面的几天基尔伯特也没在见过维蕾娜了,公爵庄园里也没请他们过去。刚好有时间让他从汉斯上尉那里好好学习,基尔的努力和聪明让汉斯上尉大为满意,对自己能教的都倾囊相授。

     又到了钓鱼的最好时候,汉斯上尉就放了基尔一天假休息,当然主要目的是想自己去钓鱼。基尔也没戳穿也乐得在酒馆去喝一杯。

      没想在酒馆里遇到了那天在公爵庄园遇到的安东尼奥,俩人一见如故坐一起聊起来。这样基尔伯特才从安东尼奥那里知道那天维蕾娜回去后公爵庄园又发生了什么。

-------------------------------------------

     当时利奥波德公爵还吃早饭了,以为外甥女还在睡,就吩咐仆人叫小姐起床的,却没想维蕾娜从外面回来了身上还淋了雨,脸色也糟糕的不行。这让利奥波德急了,马上关心她发生什么事了。

     维蕾娜苍白着脸说着,没什么她不是出去骑了会马。说完转身上楼梯回自己卧室,后面跟着利奥波德的咆哮:“谁凌晨五点出去骑马啊!也不怕把马崴了脚!”

     维蕾娜不管不顾的跑回房里,还把门锁起来把舅舅和舅舅的咆哮一下锁在外面。真的一个人时,才开始发泄自己愤怒,看到挂在墙上的枪,恨不得一枪去把基尔伯特崩了。

     先是气的把房间里所有够的着的东西都砸了,砸完了也把自己累到了。委屈也随之而来了,越想越伤心越想越伤心,眼泪终于忍不住伏在床头痛哭起来。

     而在房间外的利奥波德心急如焚,开始只听到传来的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又听到了哭声了,从外面喊人,只听到里面带着哭腔的说走开。哭了一阵,传不出任何声音了,敲门也没人应,着急的公爵只能派人翻窗子进去,发现维蕾娜已经晕倒了,又赶忙叫医生,折腾了一大歇。

     最近庄园也因为维蕾娜的病忙的不可开交,安东尼奥因为家父也是利奥波德的世交,不方便现在告辞,只能出来躲清静。


     基尔伯特听了好久,好不容易把自己那句想问的:那维蕾娜现在怎么样了咽下去改口说那现在知道原因吗

    安东尼奥一副俺看透了一切的表情对着基尔伯特说:俺怎么可能知道

------------------------------------------

    在现在的公爵庄园里,利奥波德又送药给维蕾娜吃,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外甥女,还是忍不住又问起原因,维蕾娜还是坚持说只是去骑马。

    利奥波德恼了:你什么时候会这么早起来过!是不是因为那个红眼睛的野猪,我就该一枪崩了他!

   维蕾娜跟着也急:舅舅,你就别再说!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

   利奥波德还想和她争,看到她又在病床上咳嗽起来还是心软了。

    维蕾娜现在身体已经算好点,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利奥波德就安排了马车夫带她出去逛逛,不过也特意嘱咐了车夫就在规定的范围内散散心就行了。

     而在路上,维蕾娜买通了马车夫,让他把车开到了汉斯家。

     钓完鱼已经回家的汉斯上尉,开门看到维蕾娜又一次突然来访再次受到惊吓,请维蕾娜进去坐坐。

      在长辈面前乖巧的维蕾娜,先是询问了汉斯上尉,在得知基尔伯特不在时也松了口气,留下一封信请汉斯转交给基尔伯特,而且请求汉斯上尉一定要保密。因为汉斯也算是看着维蕾娜长大的长辈,而另一个对象也算是自己的侄子,当然欣然同意。


      等基尔伯特回来时把信交给了他,得知维蕾娜来过,基尔又惊讶又有点庆幸。幸好当时自己不在,这里还是没忍住问了汉斯:你觉得她看上去怎么样了。

    汉斯皱了下眉,说道:老实说实在不怎么好,看上去瘦了,大概是又发病了。

     基尔伯特:她是有什么病?

     汉斯道:“好像是遗传病,加上先天的早产,所以体质一直不太好,小时候就经常生病。一直让公爵殿下好生养着,长大后才好点。”汉斯上尉看着基尔伯特一脸神色复杂的样子,慢悠悠拿着热茶喝了一口:“大概就是那天下了雨还骑马走给闹的。”

     基尔伯特感觉太不舒服就拿着信回到房间里,看着淡紫色的信封上面还留下隐隐的香气,纠结了好久要不要打开。放在桌上像是面对一颗被安全栓的手榴弹,干脆抛硬币决定,正面打开反面扔掉。投出来是反面,就把信扔到了垃圾桶里,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没睡一会基尔又捡起信躺在床上看了起来,上面娟秀的小字,主要解释了关于普爷对法英的误解:罗莎的离开是维蕾娜怂恿的,她知道她的朋友对感情是多么专注认真。而基尔伯特的朋友弗朗西斯,很抱歉她看不出在对待罗莎时,和对他另外的调情对象,又有什么不同。而她那么做,只是想保护她的好友在感情上无所伤害。不过在这里,很高兴从基尔伯特这里得知弗朗西斯是真实心意的。如果基尔伯特说的是真的,那她对自己的错误判断表示道歉。而且也请基尔伯特不要怀疑罗莎真心,那不过是外表克制,才显得对弗朗西斯不冷不热,但那不过是她保护自己的方法。毕竟在爱情这美丽的水晶前,女子终究才是最易心碎。

-------------------------------------------------------------------------

恭喜你见到一个大纲也能连载的逗逼


评论(1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