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普奥AU《傲慢与偏见》大纲

读前须知

1;这是傲慢与偏见AU,很多有原著设定,完全是自己脑补出来自娱自乐

2:CP除普奥(娘),还有副法英(娘),后面还带独意,米露

3:只有大纲 没有正文,没有任何考据,全部 人物不保证不OOC,全是作者自己玛丽苏YY

4:无论是小小姐还是普爷,性格都相当恶劣(这是一个看脸的故事)



    亲父家是乡下退伍的军医,医术十分厉害而且会自己调药,在战场上屡得战功,还借此得到了一个小小的爵位,但个性耿直暴躁,在军队里得罪了小人被穿小鞋,硬气的亲父干脆直接退伍回家,转而培养家里英武的贝施密特两兄弟。他给长子基尔伯特成年后,在乡下的防卫队捐了一个闲置。而弟弟路德维希从小就非常优秀,很早就被一个军官看中收了当士兵,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任职。

    亲父的妻子,是个头脑简单爱慕虚荣的女人。只在盘算亲父的爵位不能世袭,亲父也不善持家,就希望两兄弟能娶一个富家千金,让家里飞黄腾达。

   基尔伯特虽然现在只是在乡下的防御队,但心里有鸿鹄志向,准备以后在国家的军队里干出一番事业,最少也混个将军吗。只是因为现在条件不允许,不能离开家乡。不过自己也很努力的准备一年后的军校的入学考试。

   除此之外他也有极高的音乐天分,亲父也是音乐爱好者,从小也给了他学习的坏境。所以成年后还会创作一些音乐,用化名发表作品,虽然没有正规的学习,但也没有了传统的束缚,所以基尔的作品显得新奇又别致,也有着不少的人喜欢。不过基尔也没想真往音乐那边发展,只一心追这自己的将军梦。

    有一天罗莎柯克兰小姐和维蕾娜埃德尔斯坦小姐,还有维蕾娜的远方表姐伊莎小姐,到这由罗莎小姐买下的乡间最大的庄园来度假,英奥他们都是当时的大地主大贵族,这趟度假本来只有两人,因为伊莎家里已经在罗马尼亚订婚,为了在结婚前和亲爱的表妹多相处时间才跟着过来。

  这时候基尔的母亲就想方设法拿到了柯克兰举办欢迎宴会的请帖,让两兄弟都去,目标是罗莎,但了现场才知道,还有维蕾娜这头大肥羊


  虽然兄弟俩都和父亲一样反感这个行为,但在母亲的压力下俩兄弟还是迫不得已去和英奥搭讪,但有伊丽莎白在只专心给维蕾娜赶走接近狂蜂浪蝶,期间俩兄弟通过弗朗西斯引荐,弗朗西斯是乡下的闲散贵族,比不上罗莎家,但比贝斯米特家好多了


  在交谈里基尔伯特算是发挥了最好的涵养,路德是默默不出声不说不错,所以聊天最多还是弗朗西斯和罗莎看着相谈甚欢,维蕾娜在旁边也是冷漠脸。弗朗西斯觉得不能冷落了维蕾娜,就客套的问了她一句觉得这里怎么样


  维蕾娜就非常耿直的表示:“糟透了,道路两边的垃圾让人完全无法呼吸。罗莎买下的这个房子,舞会池又拥挤又小,找来的乐队一个曲子里要错好几个音!这简直对作曲者的亵渎。”


  她这个话一说完气氛马上冷了,她还接着补刀:“早知道罗莎还是那么小气我就不来了,她明明告诉我会找最好的房子和乐队。我真不该听他的来欣赏什么田园自然风光,还说可以对我作曲有帮助了。”说着还举杯对罗莎笑了一下;“我早该不能能指望抠门的她。”


  基尔伯特听了在旁边凉凉的说:“那还真抱歉这确实是我们 乡下最好的房子和乐队,我们这的自然风光也是全国闻名的,如果您不喜欢,想必贝多芬李斯特,也入不得您的法眼。”

  维蕾娜猝不及防的听到这话俏脸一下就僵了。

  基尔伯特装完逼就跑,点个头就自己拿住酒杯就走了 

  只留下路德大写的懵逼,赶忙给维蕾娜道歉的

 基尔伯特自己倒是就不管不顾的在 舞会上玩起来,和各位姑娘跳完舞,和朋友们吹吹牛,玩累了就找个花园找清静


  在花园的角落里就听到英奥散步的,罗莎希望维蕾娜表现的高兴点,舞会上人还是很有趣,她应该去那么多去玩玩。维蕾娜讽刺的表示只看到一群粗鲁无礼的野蛮人在舞池里撞击自己的身体,这怎么能叫舞会了?罗莎颇有意味的说我看刚才那个顶撞你的红眼睛的人挺有意思的


  维蕾娜马上生气到: 得了罗莎,全场 唯一能算有点意思的就是和你眉来眼去的那个长头发。而那头红眼睛的野猪整个晚上就知道和那些脑洞空空的姑娘傻笑的,实在是毫无教养,就是我舅舅家的猎狗,和他相比都显得像个绅士


 

  话还没说就被躲在树丛里的基尔伯特给一下壁咚在了墙上了,狠狠的压住,基尔伯特说:那也真巧,我可不觉得这么恣意评论侮辱别人的小小姐能是什么富有教养的淑女


  维蕾娜一抬头就正对上基尔伯特赤红的眼睛,还没来及害怕或者其他反应,基尔伯特就被惊吓到发挥超级战斗力的罗莎用地上的石头放到了。


   因为罗莎的动静太大,把大家都吸引到了花园来了,两个小姐才发现那居然是基尔伯特,那时候基尔伯特已经晕过去了,伊莎本来想直接指责贝施密特家跳出来对维蕾娜的突然袭击,维蕾娜确先开口表示她俩散步时遇到基尔伯特突然出现被吓到了,基尔伯特还自己不小心跌倒了石头上。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就这么圆过去了,路德也就只有把普爷抗回去,宴会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后面在英奥晚上睡在一个房间里聊天时,才知道原来,半年之前,罗莎在城里已经和弗朗西斯见过而且喜欢上弗朗西斯了。弗朗西斯是乡间的一个闲散子爵,比贝施密特家的高但也比罗莎家的低。这次罗莎来这里,主要是想去见弗朗西斯。但是又傲娇的不想自己做的太明显,才拉上了好闺蜜维蕾娜,借口来度假,可劲的忽悠:乡下风景好啊,民风淳扑,空气清新,还可以感受一下纯正的乡间音乐!你最近不在写曲子写不出来吗,去了就当散心,说不定还能给你找到灵感了。维蕾娜就这么给忽悠过去了。但是真去给嫌弃死了,在马车上都能闻到到路上有马粪牛粪什么的。

   后来在舞会上,弗朗西斯一来就和维蕾娜说话,维蕾娜看到罗莎在旁边怨念的眼神,才知道自己被重色轻友了。所以也火大了,在舞会上脾气超级臭,故意呛弗朗西斯。

    接下来维蕾娜审视的眼神说;我现在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罗莎一开始还不认,后面在维蕾娜的逼供下就只有承认了。

    维蕾娜心累的躺在床上:你既然喜欢他就大方点追啊要不然以你的冷冰冰性子,谁敢主动追你啊,谁能知道你在喜欢他。

    罗莎也不乐意躺在一边说:你看他一天到晚到处撩人,喜欢他的人那么多。我在上赶着去不是太跌份了。

   维蕾娜没理她,自己做主 请弗朗西斯后面来柯克兰家里做客。不过别以为她在好心助攻,她是认定了弗朗西斯太花心,和罗莎不合适。但又了解罗莎认死理的个性,所以才把弗朗西斯找来,希望让罗莎认清弗朗西斯的真面目(你看这闺蜜多好啊)

    接着就是弗朗西斯就受邀去柯克兰家做客去了。

    没过几天,基尔伯特就在家里收到到了柯克兰家的来信,说弗朗西斯受伤了,因为是光杆司令一个,希望基尔伯特能作为朋友去看望,顺便,把他家的秘制的伤药带上,因为基尔伯特在柯克兰家因为意外受伤了。

    这个时候贝施密特太太又喜又怒,怒的基尔伯特是不是去钓到勾搭上了两个大小姐,没给他们家拉关系。喜的现在受伤了,能有个理由让基尔伯特名正言顺的勾搭两个极品白富美。

    不但让基尔伯特去,还让基尔伯特等外出的路德回来一起坐车去,多一个人多一个希望。自己两个儿子都那么英武俊朗不能浪费掉。

    而基尔伯特觉得老妈作的这些可笑不切实际还丢人的白日梦太烦了,就干脆天没亮就自己骑马走了。不过运气差刚好在路上了下雨。

   基尔伯特就这样一身泞泥到了柯克兰庄园,走到花园时,被刚刚睡前在卧室里赏雨的维蕾娜从窗子里远远的就看到了。等她换好衣服来到客厅,客厅里不过一身雨水的基尔伯特,看到雨水从帽檐里滑落在他刚毅的面容上,突然维蕾娜觉得心脏漏了一拍。

   不过表面上维蕾娜一点不显露,只一脸淡漠的让管家给基尔伯特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并表示弗朗西斯现在正在客房上休养,你可以去看看。表现的他才是主人一样。

    基尔伯特心里默默的吐槽拽什么拽,并马上表示现在先看朋友要紧。而维蕾娜显然不习惯有人直接拒绝自己的意愿,没有做出下一步的举动。两人就在客厅里僵持这,客厅里只听到基尔伯特身上的雨水滴答滴答滑落 在地板上的声音。

   真正的主人罗莎随后进来,打破了紧张的氛围,基尔伯特礼貌而声音上扬的表示:抱歉罗莎小姐,我好像弄脏了你的地板。

   罗莎看到基尔伯特来了显得有点紧张,马上表示没关系,并带基尔伯特去到了弗朗西斯的房间,基尔伯特僵硬的给立在客厅的维蕾娜点个头.就罗莎去到了弗朗西斯的客房,罗莎和弗朗西斯寒暄了几句就匆匆离开。留下俩损友单独相处。

    基尔看到床上左手绑着绷带的一脸虚弱的弗朗西斯调笑里带着一点关心道:你是怎么搞的,不会看到那个扑克脸小小姐太漂亮就强奸未遂被反杀了

    弗朗西斯也没力气 和他争了,就告诉基尔伯特,他是 受邀来打猎的时候,在打猎的时候不小心枪走火给伤到了。罗莎已经感到很愧疚,你就别在面前提了。

    基尔伯特说难怪那个眼镜小姐当时看到我那么紧张了。

----------------------------------------------------------------

    镜头回到客厅,罗莎还在和维蕾娜抱怨。原来当时的情况是因为维蕾娜的不小心在猎场给推了罗莎一把,导致罗莎的枪走火,伤到了弗朗西斯。然而弗朗西斯对外都说他自己不小心弄的,为了维护罗莎。这让罗莎更加愧疚,直接给维蕾娜发火,你当时真太不小心了!

    维蕾娜喝着咖啡反而理直气壮地说:我怎么知道你的枪没握好。难道要怪我?再说,我这不是在帮你吗,这样他不就可以在你这多留段时间了,我这不是给你制造机会吗!好了好了,你把枪放下我们说话,我都帮你把他那个狐朋狗友找来,你还要我怎样吗!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为了给弗朗西斯换药,基尔伯特干脆就在柯克兰庄园住下,柯克兰庄园有一大片猎场深的基尔伯特喜欢,每天换完药没啥事的基尔伯特,就去猎场打猎(法叔:说好来陪我这病人的了)

     而基尔伯特每天的打猎的英姿,都能被对着猎场,喜欢呆在琴房里的维蕾娜默默看到,当然基尔自己是发现不了的。

    这天下午因为又下雨了,基尔伯特是出不去 ,就只有和其他人包括养病的弗朗西斯在客厅里休息,弗朗西斯在教罗莎画画,维蕾娜在旁边看书。而伊莎这么几天察觉下来,把基尔伯特已经归纳到了假想敌,就邀基尔伯特下棋,打算在众人主要是维蕾娜眼里刹一刹基尔伯特。

    弗朗西斯和罗莎当然立即停下画笔,兴致勃勃的围观了,维蕾娜看似漠不关心的在依然沙发上看自己的书。基尔伯特肯定是接受邀约的。伊莎家也是军人世家,所以排兵布阵什么的还是颇有研究,认为凭借自己的棋力吊打这个乡巴佬当然没问题。然而基尔伯特给自己的规划未来是当将军,所以战况也是相当激烈。

   维蕾娜看着书貌似对这一幕毫无兴趣,然而法叔注意到她的看的书基本没动过一夜,不由得对着维蕾娜,嘴角浮上一缕笑意。这被维蕾娜敏感的察觉了,立即起身表示自己不舒服,就直接离开回房休息了。

    伊莎的节奏一下被打乱惜败给了基尔伯特。

    第二天基尔一切照常,只不过每天打猎前回来后都在没听到熟悉的钢琴声。

    没过几天,弗朗西斯的伤养好了,两个人也没什么理由呆着庄园了,所以打算先会各自家里,走的时候想让普法对英奥行吻手礼,维蕾娜发现弗朗西斯在行的时候自己内心嫌弃的不行,但基尔伯特给她行时,突然就感觉心跳急速面上充血,像旁边的罗莎一样。在普法的马还没离开庄园,就失礼的自己先转身。基尔伯特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她转身的背影,不由皱这下眉头加快速度离开。

   回到屋里维蕾娜,强迫自己镇定,但是左手又不自觉的抚上刚才被基尔吻过的右手手背。

   回家喝酒的普法晚上也聊起天,基尔伯特说你是不是对那个眼镜小姐有意思。

    弗朗西斯惊异状:你居然能看的出来。

    基尔伯特:我TM又不瞎你俩在一起快把闪瞎我了。

   弗朗西斯道:那你既然不瞎那也应该看的出那个小小姐对你有好感吧。

    基尔伯特看他一脸白痴样:你想多了。

 

    弗朗西斯说:所以你还是瞎啊!要不你考虑一下,你要是搞上那个小小姐,你妈大概的高兴到心脏病发作。

    基尔伯特:表示自己一辈子不结婚,也不找她了!除了脸没有任何优点的臭脾气贵族!说着喝上一杯。再说人家眼高于低的,能看上我。

    弗朗西斯贱兮兮的说:那你还是承认她好看了,不过我还是觉得罗莎更加可爱。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就被弗朗西斯恶心到了。

    没过几天,费里西安诺作为小有名气的流浪画家来这里,和贝施密特兄弟认识,基尔对呆呆笨笨的费力觉得很可爱,路德维希更是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

    又过了一周,柯克兰家又轮到举行舞会,因为第一次的不愉快,这次罗莎觉得更需要好好办,所以邀请了更多的人,也包括了费力。

    舞会上,普爷就看到费力对维蕾娜非常害怕的样子,维蕾娜倒是一如既往的高冷样。

   基尔伯特才从费力一贯前言不搭后语的表达中理顺:费力的父母以前是埃德尔斯坦家的管家,所以他从小也给宝石家当仆人。后面父母死了他就一个人出来当流浪画家了。

     基尔想到是维蕾娜从小就虐待这么萌的费力,还为了霸占人家父母的钱,把费力赶走去流浪,更加确信了心目中的那个恶女形象。

    而维蕾娜这边,看到了弗朗西斯和费力在一起讨论绘画和谐的样子,就误会了弗朗西斯在和费力调情,还拉来罗莎:看吧,我就知道,他就是这样的花花公子。

   罗莎以为法叔也没多在意自己,也是非常失望伤心。等宴会过后,都没通知弗朗西斯,一行人就突然离开了乡下,弗朗西斯接到她们离开的信,信上表示她们很长时间都不会再来了,就这样有莫名其妙的失恋了。

     其实也是维蕾娜急拉着罗莎走的,一边认为弗朗西斯是玩弄妹子感情的人渣,一边担心自己在呆下去,会对基尔伯特的感情陷下去,所以带着郁郁寡欢的罗莎跑路了。

    只留下基尔陪着弗朗西斯喝闷酒,基尔看着被伤到的弗朗西斯说你既然喜欢她就去追啊。法叔半醉晃这酒瓶:你以为我没追过吗,我都那么穷追猛打了,她还一直客气生疏,人家只是想玩玩我这乡巴佬。

    基尔一把夺过弗朗西斯的酒灌一口:你这是夜路走到了活该见鬼,可叫你载人手里。当然内心还是在为弗朗西斯不平。

-----------------------------------------------

   基尔为了明年能考上军校,就去老爹以前的老战友汉斯上尉学习。

    汉斯上尉当年也是亲父的同行,因为救过自己的上司利奥波德公爵,所以公爵殿下专门给汉斯上尉在自己家附近送了一块地给他。现在算是入了高层,不用去前线打仗了,专门管军官入职这一块,当然很乐意给普爷当老师。

   基尔伯特到在了那边和汉斯上尉相处的很好,汉斯上尉发觉基尔很有潜力,将来一定可以取得远大的成就,决心好好培训基尔。

   这时候利奥波德公爵来信,要求汉斯上尉和基尔伯特去庄园做客,汉斯上尉也非常高兴,认为如果基尔能够得到公爵殿下的赏识,对他的前途绝对也是大好。

   基尔伯特当然也很兴奋,因为这几天他也听汉斯上尉讲过利奥波德公爵年轻时候在战场上也非常出色战绩,早就盼望一见了。

    然而去到利奥波德公爵的庄园,进到华丽的大门,就看到自己的头疼的对象,一副明显是萝莉期的维蕾娜的弹琴的肖像画。

     吃惊的基尔问汉斯上尉:画上的人和这里是什么关系啊。

     汉斯上尉才说:忘了告诉了利奥波德公爵有个异常疼爱的外甥女维蕾娜,是个非常可爱的少女哦科科。

   基尔伯特内心一万匹羊驼狂奔可爱。

   利奥波德公爵正是维蕾娜的舅舅,当年利奥波德的妹妹索菲公主嫁给维蕾娜的父亲鲁道夫。埃尔德斯坦。两人虽然也是因为政治利益相结婚,却也是一见钟情,相当的恩爱。

    埃尔德斯坦家虽然也是有权有势,但因为家族遗传,体质都不好,到他这一辈也就光杆司令,虽然身体也不好,但鲁道夫有着极高的指挥天赋,为国家打过很多有名的胜仗,可谓是一代传奇将领,然而天妒英才后面还是战场上牺牲了,那时候索菲正怀着维蕾娜。

   索菲身体本来就弱,听到这个消息受不了打击,就早产生下维蕾娜就死了。

    而利奥波德公爵,当时的妻子因病去世,失去心爱的妻子的利奥波德公爵,就把那时候已经在宝石家没有的亲人的维蕾娜抱过来抚养,在利奥波德异常的溺爱长大。他就是担心维蕾娜父母都纤弱的体质直接影响到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两家都算断了。而维蕾娜和她以后的孩子就相当于以后要承担起俩份大家业,在加上早产时身体弱,还有先天的哮喘,不适有剧烈的情绪激动。一出生还就没有父母,所以只加倍的怜爱。

   维蕾娜就是因为从小作为两个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一直都被人捧着,在加上利奥波德的百依百顺,所以养成了她目空一切的傲慢无礼的性格,有时候完全不会顾忌别人的情绪,而容易陷入自己的自怜自爱里。长那么大,也就罗莎一个可算合她古怪的脾气。都没有啥朋友的两人偏偏成了走到了一起。

    基尔伯特呆凝这墙上的画,只得表示:她现在应该不在吧

    汉斯上尉欢快的说道:自从维蕾娜小姐成年后就搬会埃德尔斯坦家了。

     基尔伯特一下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汉斯上尉接着道:一般时候是不在,但上个月才和她可爱的朋友回来陪这利奥波德公爵过了生日,都还没走。你们都是年轻人,可以一起玩玩。

     基尔伯特眼神死,虽然心中不满,但如果现在告辞,真的就太失礼了,只有硬着头皮撑下去。随着汉斯上尉到了客厅,见到了利奥波德公爵。在汉斯上尉短暂的介绍下,就坐下和利奥波德公爵看似随意的聊了会天。

    还没有十分钟,基尔伯特就认定那觉得是那个小小姐的亲舅舅!都是骨子里透露出一种傲慢,高傲。在面对利奥波德毫不掩饰的敌意下,基尔也像面对维蕾娜的时候,给予辛辣的反击。虽然有圆滑的汉斯上尉润场,但客厅里还是弥漫这浓浓的火药物。

    而像上次战争前的号角被罗莎及时阻止,这次的正要爆发的战役也被人突然打断,有趣的是,来人正是上次的主角维蕾娜。

----------------------------------------------------------------

写个大纲我都能坑拖延癌已经没救了


评论(1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