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关爱未成年生子的产后抑郁

撸一段未成年生子而产后抑郁的卡密

    月面无表情的看着篮子这一对双生子,一棕一黑的发色和瞳孔,像是那个男人在炫耀似的提醒他,不能忘记孩子的另一个父亲。让他又想起那个男人那天是怎么把他压在身下,又是那么狠狠的进入了他,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疼痛和屈辱。当时他就已经发誓一定要杀了L!把那天的痛苦和耻辱全部抹杀掉!

    然而现在,他不但没有杀死L,还因为他那天的折磨 ,遭遇了人生中最痛苦的几个小时。那个时刻的痛苦远超于L给他的第一次,他到现在回忆起当时的剧痛都想要窒息了。

     而这对给他带来无限的痛苦的怪物,正安然的在梦乡里甜美的睡眠,这是以他的苦难作为代价的。

     你们是有罪的,月如此想着。

     你们犯下了伤害神的罪名,月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他平静的拿起旁边的枕头想着:你们应该为此得到惩罚。

      伸手把枕头盖在那两张小小的正在努力呼吸的脸蛋上

    像是感应到危险一般,在枕头放上去的那刻,本应在熟睡中的黑发

 婴儿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哭声像美杜莎的尖叫一般刺激的月的神经,让他的脑子痛的像要爆炸了。刚经历生产的身体没有了一点力气,继续他的神罚,只能颓然的靠着篮子边。

     听到孩子哭声飞进来的硫克,手里还拿着刚充好的奶瓶。看到篮子旁边的月还自然的打着招呼,把奶瓶喂在那个黑发儿嘴里,成功制止了他的哭声。

     硫克向要寻求夸奖般指了指黑发儿,这个是哥哥。又指了指旁边没有被哭声打扰,依旧在梦乡中的棕发儿,这个是弟弟。硫克把自己尖锐的手指放在黑发儿的手边,像是给月炫耀新发现的好玩的玩具“你看他在握我的手,人类小孩太有意思了。”

     月对犯蠢的死神毫不理睬,抬起手,在手表的机关上按了四下,对着弹出的碎片,刺破的自己的手指。

      正玩的不亦乐乎的硫克没有制止他的行为,随口说的:月你要给他们起什么名字吗

      把针沾上殷红的鲜血的月毫不迟疑的动作:“随便什么名字!反正他们马上就要死了。”硫克格格的笑了:“恐怕不行哦月。”

      月停手瞪着硫克那双空洞的瞳孔,预感到又是一个坏消息

      “死亡【】笔记有所规则,未满780天的婴儿,就算有了名字也杀不死的。”

      像是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月在也撑不住了,失去的所有能支持的力量瘫跪在了地上。

       硫克看着平静的月,飞到他身边,提醒他:“不过你还是可以给他们取名字,想想取什么名字好,叫apple和apples怎么样。”

      跪坐在地上的月没说话,长长的刘海让硫克看不到他的表情。

      “月?!”硫克试探行的呼唤他的宿主的名字。

      “可恶的L!”月开始发泄,他双手抱头,狠狠的抓住自己的头发,“QNMD的龙崎!我一定要杀了你!”

       硫克看到月那种美丽的脸孔扭曲的不成样子了,如果有其他人类在的话,一定会觉得比死神更让心脏麻痹。

      月重重的把拳头打在了地面,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克制住他的声音,带着悲愤而委屈怒吼道:“我才18岁!QNMD的孩子!那根本就是个怪物!我怎么可能生下那种怪物出来!”

     突然像意识到什么,月抬起头,眼神凶恶的瞪着黑发儿嘴里的奶瓶,问到:“这个是哪里来的,不会是你出去买的吧!” 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癫狂的月了,这让硫克不禁身体一缩,乖巧的回答到“我用你的电脑在网上订购的,可以直接让人送到门口唉,真的很方便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