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关于维蕾娜的各种随笔3

    维蕾娜长的并非绝色美人,要单说精致漂亮,还略逊于英格兰的罗莎小姐。但她让人神魂颠倒的魅力,完全能让人忽略这个事实。作为

    一个纯正的日耳曼人,发色并没有像日耳曼其他子孙一样是太阳般灿烂的金辉,棕色相对于基尔伯特也显得不够特别,但所幸它们柔软而蓬松,宽宽的下巴给她的粗旷轮廓,被她用精心保养的浓密长卷发而所冲淡,那种温和的颜色反而让给她了一种柔软的妩媚.丰润的下唇,搭配一双明亮至极的紫色眼睛,给富有棱角的脸蛋带来灵巧的活力。

    她的斯拉夫血统,让她的皮肤显得牛奶样的白皙,配上嘴角上的美人痣,越发的妩媚。但两条乌黑的剑眉,让这份妩媚多了分英气而不至于讨女人的厌。娇柔和刚毅就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特质,在她身上得到了恰到好处的融合。而不会有人比她更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了。

    维蕾娜小时候并不非常漂亮,宽宽的下巴让她没有了小女孩特有的娇憨。紫罗兰眼睛确实是很美的颜色,但对还未张开面庞而言却有些太大。。她引以为傲的头发还没长起来更没意思到以后她们的重要性,就有着它们乱蓬蓬的长者。在那个还没有音乐,跳舞,读书的年代,她的上司没并没对她有过多的要求,也就由着她更那群野小子们乱跑。而她似乎天生就懂得怎么去讨得上司们的宠爱去满足自己或合理或任性的愿望。那时候的维蕾娜,一点都看不出以后会成为大美人的样子。在她还习惯在欧巴罗的大陆上疯跑被欺负的掉眼泪再由被瓦修带回家的时候,迷迷糊糊参加了自己和安东尼奥的婚礼


迂腐拘谨是多么的不适合现在这个时代,但维蕾娜不准备改变也没有任何想改变的念头,这是她性格的一部分,她的骄傲,她的力量。她相信就是吉尔伯特也从来没想过改改他那种横冲直撞的野蛮性子

她的忧郁是她美丽的一部分,而美丽是她比刀枪火炮更善于利用的武器,这让她区别于像路德维希那种横冲直撞的个性,也不同于了瓦修的古板沉闷,所以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忧郁有任何的问题,反而不是很理解基尔伯特为什么每天都傻乐的像只他头顶的那只肥鸟,那让他看上去更蠢了.





    基尔伯特从来不觉得自己对维蕾娜的执念,是来自于想和她上床,欲望是人的天性,没什么好羞耻的。他甚至坚定认为维蕾娜就是他从小到大的初恋,要问其为什么坚守这个信念,我想是因为他不想承认自己最初的性幻想对象,是还没长出胡子的弗朗西斯。

    现在的他看到已经成一成为裸奔狂跌弗朗西斯,一直不敢让思维有一点点涉及到这段往事,那简直成为他最不可涉及到黑历史,大概安东尼奥也是这样的心理。所以他俩默契的把自己的初恋对象给设定成了维蕾娜和罗莎。

   至于维蕾娜怎么喜欢上基尔伯特,这一直是困扰欧洲大众的迷团之一,由此小姐们的茶会,她终于透露其实在七年战争之前,她都没真正记住基尔伯特的名字和脸,而在七战后对她更是讨厌。但对他的改观,是在反法同萌时,浴血奋战的时候看上了眼,以及后面在战场上的一首长笛曲。后面,我就把他上了,维蕾娜如是说。

---------------------------------------------------------------------------

可是如今看看欧洲地图,很容易忽视这个叫做“奥地利”的小国家。的确,现代奥地利只是一个繁荣的中欧小国,但它有一段复杂的历史,这段历史远远超过它如今的国境线,也远远超过奥地利人所能承担的范围。

从曾经的一流大国沦为如今的三流小国,发生在奥地利身上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令人唏嘘。以至于有人说“奥地利人是没有历史的民族,奥地利历史则是没有民族的历史”。今天的奥地利与曾经辉煌的金色奥地利之前有着十分剧烈的断裂。

=================================================================================

维蕾娜的名字已经成了欧洲过往历史的一部分,她曾经的美丽容颜已经成了人们模糊的记忆。现在,那个叫库格的小孩,谁能想到除了音乐之外,还曾经在世界的历史上,有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几乎欧洲所有的国家,都有着纠缠不清的联系。维蕾娜艾尔德斯坦哈布斯堡,和库格,有种剧烈的断裂,这种断裂,很难让现在的大家把他们看作一体。且事实上,也没有一人把那位风情万种的绝代佳人,和这个偏执于音乐艺术的孩子,视为同一个人。

维蕾娜个子并不高,但身材苗条,骑马的爱好让她看上去挺拔而修长。她的肩膀滚圆洁净,有着纤细的白皙脖颈

她的琴声,像春天不断怒放的鲜花,又想爱尔卑斯上翩扬的白雪,悠扬空灵。两种乐风,确完美的和谐

除了跳舞和骑马,她对一切需要用到体能的活动都不怎么喜欢

她的脸因为美妙的音乐而容光焕发,美的让人无法移开眼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