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晚晚

各种没有头绪的杂乱随笔
关注有风险,沉迷性转无法自拔

关于维蕾娜的各种随笔 二

神罗死后的一点

在神罗死后维蕾娜把自己关在房里,抱着神罗不让下葬,伊莎很担心就只有让基尔伯特来救场,基尔伯特进去抱着哭泣的维蕾娜,让伊莎把神罗抱走,留在基尔伯特怀里痛哭的维蕾娜,那段时候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的维蕾娜已经开始有精神病的前兆。后面两人在见到路德维希时,基尔伯特兴奋的把孩子抱起来,而维蕾娜却在一边远远的看着。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个,维蕾娜就是很难和你亲近起来,基尔伯特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你应该感到庆幸阿西,要不是本大爷,你有要被那小小姐养成只是知道音乐和跳舞,最大的体力活动就只限于骑马的傻瓜。”

“维蕾娜小姐,一直都是这样。”路德维希犹豫的开口

“大概,在老子长大前他都不知道多少岁了,就听瓦修说过,她说我们家最不像日耳曼爷爷的,但偏偏最得偏爱。”基尔伯特不忿的说

“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吧”

“可能吧,她家上司对她也一直都娇生惯养的。”

        维蕾娜早在神罗死后就有点不对劲,虽然欧巴罗的儿女们都非常喜欢音乐,但维蕾娜作为一个拥有多民族存在的一流大国的化身,她的沉迷明显有些不正常。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音乐的创作和演奏上。这种情况在普奥战争之后变本加厉,到她和伊莎结婚之后都没得到改善。

         她远离自己的心脏维也纳,而开始在和巴伐利亚的交界处定居下来,除了自己的家人,几乎没和任何的外国人在非正常的场合接触。伊莎希望可以多陪陪她,最好出去走走。到她也有自己国家必须处理的义务,在家上维蕾娜越来越不爱露面,她也出现更多的本应该是维蕾娜所应该而在的场合。         这时利奥波德就回来,他是唯一一个现在还和维蕾娜见面的国家形态,就是两人不见面时也保持高频率的通信。维蕾娜把自己不能向人诉说的烦恼和痛苦,都向利奥波德的倾述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吉尔伯特闯进来,强行把维蕾娜带走,说这个小小姐最需要是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带着维蕾娜开始旅游,从阿尔卑斯山脉到爱情海的海边,甚至去了遥远的东方。大概就像他所说,这对维蕾娜的抑御情况确实有了好转,正如像她当时的皇后,用旅游来治疗忧郁,可能也因为考虑到这点,伊莎和维蕾娜的上司,都默许了吉尔伯特的做法,伊莎还常常花很长时间的路途去看维蕾娜,虽然不得不见上一面就马上回国,她本人对这种辛劳确甘之如饴。



评论

热度(2)